/ 网文资讯 / 正文

宝贝坐上来电梯
宝贝坐上来电梯

宝贝坐上来电梯

开开 未知 2020-12-24 10:18 千字

我看见洗衣机里有一条淡肉色的花边。


 

苏夏云在它脏的时候把它扔了!

 

"这个小女孩,她为什么又把里面的储藏室扔在洗衣机上?"

 

我舔了舔皲裂的嘴唇,把蕾丝内层拿到手上,看着内层中间湿湿的像一小块,当魔鬼过来把它捡起来嗅了嗅,它立刻刺激我收紧我的下半身。

 

我看着苏·夏云的房间,把苍白肉色的蕾丝内层裹在暖气上。随着一声长长的安慰,我的手开始动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苏夏云总是躲着我,不再靠近我。不管我怎样哄着吃零食,她都不会搭理我。

 

这让我更加后悔,认为我只能慢慢补偿她。

 

晚上,外面雨下得很大,不时有几声巨大的雷声响起。

 

我正要睡觉,这时苏夏云穿着吊带睡袍进来,泪眼汪汪地看着我。

 

“怎么了,伙计们。”我迅速坐起来,示意她过来。

 

看到苏夏云犹豫着警惕的样子,我叹了口气。

 

“那天是我叔叔的错。我叔叔答应过以后不会那样对你。如果我做不到,我会被闪电击中!”

 

“砰”的一声,外面突然传来雷声,苏夏云吓得蹲在地上,捂着耳朵发抖。

 

我过去常常带她上床,温柔地哄着她,“乖一点,别害怕,叔叔在你身边。”

 

小伙子缩在我怀里,不停地颤抖,抽泣着,“我...我想念我的父亲……”

 

我的脸上充满羞愧和内疚,抚摸着她的背,让她睡得更舒服。

 

小伙子哭着睡着了。我帮她盖好被子,抱着她睡着了。

 

苏夏云没有睡好。半夜,我被她压在我肚子上的声音吵醒了。

 

小伙子像章鱼一样把自己裹在我周围,然后吐了我一身。一个半熟女孩的又甜又腻的味道充斥着我的鼻子,这让我感到心烦意乱。

 

月光下,我低下头。苏夏云躺在我的胸口。两块乳白色的肿块挤压出我胸前的深谷,随着我的呼吸起伏。

 

我使劲咽了口唾沫,不由自主地把手伸进诱人的白雪之中。

 

苏夏云突然转过身来,吓得我缩回手。

 

我再次对苏夏云恶念连连,不禁暗骂自己是畜生。

 

然而,当我看到那个小伙子背对着我时,我忍不住了。

 

小女孩的睡衣被拉到腰间,她的圆屁股蜷缩在我面前。

 

粉红色的内裤很快被绞成一根绳子,紧紧地绷在全白臀部接缝的中间,这让我的血液膨胀。

 

“好人,就让你叔叔磨一次!”

 

我心里默默地说着,拿出那个一直在喊的家伙,小心翼翼地把苏夏云图书馆放在一边,然后慢慢地把它放好......

 

 

 

第四章

“不!”苏夏云突然叫了一声,吓得我赶紧把那家伙放回去,然后立即假装睡觉。

 

看到苏夏云在梦里嘀嘀咕咕地说了几句话,并没有真正醒来,我松了口气。

 

乍一看,我不敢继续下去,但下半身肿得太厉害了,我不得不去厨房给自己倒冰水喝,在降火前喝了几杯。

 

我叹了口气,有这个小妖精在我身边,我吃不下也摸不着。我是一个不能退缩的正常人。

 

幸运的是,在这一夜之后,苏夏云变回了她原来天真的样子,穿着一件小背心,两个完整的肿块在我眼前晃荡。

 

早上,苏夏云哭着要牛奶,所以我热了一杯给她。

 

这个小伙子估计他吃完饼干后渴了。看到我带了牛奶,他很快就提起来了。

 

但是她不小心滑了一下手,把整杯牛奶洒在胸前,衣领处的白嫩立刻变红了。

 

“哇!太热了!天气很热!”

 

苏夏云正要哭,急忙脱下湿背心。两个大蛋蛋从背心里跳了出来,让我的眼睛直直的。

 

“陈叔叔,人群很痛,呜呜呜……”苏夏云嚎啕大哭,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

 

直到那时,我才回到绝对存在。我把目光移开,轻声哄着,“做个好孩子,叔叔,涂药膏不会疼的。”

 

之后,我去房间拿药膏。我忘了把药膏放在哪里了。在找到房间之前,我搜了很久。正当我要出去的时候,门开了。

 

这个小伙子进来时只穿着里面的图书馆!

 

两条白色细长的长腿像这样在我面前晃来晃去。里面粉红色的花边不断刺激着我的眼球,我胸前两个又胖又肿的大直子差点让我鼻子出血。

 

“陈叔叔,你有多慢?”

 

苏夏云·陈娇说,梨花带雨的脸上充满委屈,“这里的人群好痛”

 

“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是怎么脱下裤子的?”

 

此时此刻,我只觉得有一股邪恶的火拼命往下烧,而我设法保持下去的理由已经不存在了。我在考虑怎么处置这个妖精!

 

 

 

第五章

苏夏云噘起嘴,看上去可怜兮兮的。"裤子上覆盖着牛奶和粘性物质。"

 

"上床睡觉吧,叔叔会帮你涂药膏的."

 

我渴望我的声音,以为是你主动送来的。我不能责怪我叔叔。

 

苏夏云顺从地坐在床上,把耀眼的白玉兔子窝在胸口,看得我更加眼热。

 

我把药膏挤到手上,从苏·夏云的胸口擦掉。我触手的温暖让我的心怦怦直跳。

 

“嗯……”苏夏云舒服地哼道。她白皙的脸上出现了红晕,她咧嘴一笑。“很酷,很舒服。”

 

手不由自主地被涂抹在高耸的地方。轻柔的触摸几乎让我停止呼吸,我忍不住抓住它。

 

苏夏云眉头微皱,她一脸娇憨地警告道,“陈叔叔很温柔。很疼。”

 

我走过去点了点头。我的目光已经投向了那个娇艳欲滴的迷人之处。我的眼睛比我的嘴巴大。我真的很想跳上去尝尝。它一定又甜又好吃。

 

“啊!”苏夏云突然把手放在一边,擦掉药膏,又哭了起来。

 

“我不想涂它,它太辣了,软膏变得太辣了,呜呜呜……”

 

小伙子哭得像雨一样,即使我哄着骗着,我也不会让我为她画画。

 

我的手瘾还没够,所以我假装生气,说:“你不吃药,叔叔以后会不理你的!”

 

“陈叔叔,请不要涂药膏。”

 

苏夏云小心翼翼地拉着我的手撒娇,然后委屈巴巴地指着他的胸口说道,“这里的人群很辣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