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手指把药丸推进她体内gl 噗呲噗呲啊~好深
手指把药丸推进她体内gl 噗呲噗呲啊~好深

手指把药丸推进她体内gl 噗呲噗呲啊~好深

句句 未知 2021-03-03 01:07 千字

偶尔瞅瞅驴车旁近乎垂直的沟壑,从镇上地摊买的廉价且劣质的黑色登山包放在他身边,那里面是他除了被子外的所有家当。脚上鞋子前头不争气的开了口,隐约中还能看见缝缝补补的袜子。

常年工作练就了他健壮的身子,胳膊上肌肉微微隆起,皮肤偏白,在山里人中算是一个帅小伙,就算放在外面也不差。

 文学


山路尽头有两个不大不小的村子,虽说环境优美怡人,但是条件不可避免的落后,生老病死基本上就是听天由命,自求多福。

“曹叔,看起来你身体还硬朗着嘞!”盘腿坐驴车后边的年轻人从赶车曹叔手里接过旱烟袋猛抽一口,结果被呛的剧烈咳嗽,莫不狼狈。

“那当然了,曹叔我在这条路上不知走了多少年,再过个几十年这把老骨头也没啥问题!”说完大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酒壶往嘴里倒酒,“对了,早上几个人穿的光鲜亮丽的人坐我的车去村里找你去了,现在估计还没出来。”

“找我的?那不可能!曹叔你就别逗我了,我又不认识什么光鲜亮丽的有钱人。”年轻人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板车上,抬头望着天,这都快一年没回家,也不知道家里怎样了。

“信不信由你,他们向我打听认不认识刘玄亮,我一听那不是你吗,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干嘛的,只好打个哈哈糊弄过去了。不过,那几个人里面的女人可是真好看,不仅穿的漂亮而且身上还有香水味,比咱们村里那些老娘们不知道强多少倍。”曹叔意犹未尽的回味着,黝黑脸上的皱纹更加明显几分,仿佛那美丽的女人还在车上。

话说到这里,刘玄亮只得有了几分相信,驴车摇摇晃晃的终于要到村里,在村里一切都能解释清楚。对于这突然蹦出来一波陌生人,刘玄亮也搞不明白到底是福还是祸,家里还有身体不好的妈妈跟初中生妹妹,这像是心病,牢牢牵扯着刘玄亮的心。

刘玄亮初中辍学便到镇子上的塑料厂工作,塑料厂是民营企业,巴不得能从工人身上尽可能压榨。节假日加班工资多,刘玄亮好不容易才弄到工作名额,所以基本上不回家,每个月定时托人把钱带回家里给妹妹上学,他自己也恨不得能把一分钱掰成两半花。

狭窄的山路在驴蹄丈量下一步一步快要走到尽头,刘玄亮心里盘算着这次从塑料厂带回来的工资是不是得把家里破旧的屋顶翻新一下,如果有剩余,最好是给妹妹买两件衣服穿,当年那个小姑娘如今出落的大方,人靠衣服马靠鞍,没有衬托,再漂亮也会被隐藏到尘埃里去。


2

其实,刘玄亮本来是没有打算回家的,工资再微薄也胜过在村里种田种地,在厂里他看不惯厂长大舅子的作威作福,终于在前几天爆发冲突,刘玄亮把厂长小舅子给揍了一顿,替工人们出口恶气。结果很明显,算算工资,赶紧卷起铺盖滚蛋!

“曹叔,现在村里男人们还有多少在家的?”屋子算是刘玄亮的一块儿心病,以前在家时外面下大雨,屋里则是锅碗瓢盆叮叮咚咚的接水声。同村人家好歹是小平房,就单独刘家还是个土胚房,修修屋子总能扬眉吐气。

“男人们基本上都出去打工了,剩下的就是像我这样的老骨头还有女人孩子们,咱们村满打满算,也就三四个男人还在村里没来得及走。咋啦,问这个做啥子?”曹叔把旱烟放在车帮上磕掉烟灰,重新添上烟叶。

“趁着这次回家,房子我想修修,一个人照顾不过来。”

“那也行,把房子修修你妹妹和妈妈住着也舒心些,你怕是有一年多没回家了吧,常回家看看,说句不该说的,你妈妈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多陪陪她。”

“是有近一年没回家了,这次打算多待些日子,我不在家,听妹妹打电话说曹叔你也没少帮忙,谢谢您!”

“小子,那都是顺手的帮忙,没什么好谢的,等你房子翻新好了叫上我喝口小酒就成。快到村子了,你看,那是你妹妹吧?”

顺着曹叔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山路的尽头确实站着一个白衣服女孩儿,背后是连绵起伏绿意盎然的大山,头顶蓝天白云,自然中那一抹纯净白色异样动人。

“是她,一年没见,长大了不少,可毕竟还是我妹妹。”提起刘玄琳,刘玄亮的话就多了许多。

“她呀,从小就能看出来是个美人儿,不知道多少小伙子都惦记着了,哈哈……”曹叔打趣着说。

“哥,你回来了!”刘玄琳远远便瞅见曹叔的驴车往这边走来,上边坐着一个年轻人,身体样貌与刘玄亮一般无异,那么长时间没见,但是那一份感情至始至终萦绕在一块儿。刘玄琳清脆的声音在山林间传开,到了刘玄亮耳中成了最为动听的音乐,那么长时间没见,无比怀念。

刘玄琳从一个小女孩成长到只比刘玄亮矮了一个脑袋的身高,身体在悄悄发育,可性格仍然那般纯真,过来便挽住了刘玄亮没有拎包的右手胳膊,亲密无间。

以前这样做根本没有什么感觉,可现在上了初中的刘玄琳胸脯微微隆起,让刘玄亮脑子中瞬间响起一个惊雷,脸上通红。这份柔软的触感确确实实存在与裸露出来的肌肤上,身上热血沸腾。而且某个地方已经变得昂首挺胸,坚硬挺拔。

刘玄琳也是长久以来没有这样撒娇的地方,今天突然碰触到正在发育中的胸部,让她自己也是尴尬起来,放也不是,继续让刘玄亮的胳膊压着也不是,脸蛋儿跟熟透了的苹果样。

“妹妹,你帮我把包拎一会儿好不,我休息下。”刘玄亮连忙把拎着的廉价旅行包递给刘玄琳,好让她赶紧结束这要命的撒娇,虽然确实是无与伦比的舒服,可别等会儿再被看出来自己身上的反应。

“行!”刘玄琳接过包背在背上,粉嫩耳朵还是通红一片,甚至不敢看刘玄亮眼睛,因为那份接触,两个人都心知肚明。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