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和学姐在卫生间做\压在阳台上疯狂进出
和学姐在卫生间做\压在阳台上疯狂进出

和学姐在卫生间做\压在阳台上疯狂进出

红衣 未知 2021-04-23 08:32 千字

  朱厚照越想越越有些心慌,母后他是了解的,没什么心思,可问题是她是皇后,是中宫之主啊,万一被人拿了当枪使也不好说了。

    再说了,何鼎倒也算是不错的宦官,要是这么白白死了那可不就可惜了。

    不过如何把何鼎捞出来不拂了母后的颜面也是个难题啊。              

    好在一时半会儿何鼎也没什么危险,再加上外朝有人营救,倒也可以拖上些时日。

    暖阁里,弘治皇帝看着奏章莫名有些心烦,萧敬在一边侍候的小心翼翼,生怕触了霉头。

    整个暖阁里气氛压抑,太监宫女连大气都不敢喘。

    老半天了,萧敬瞅着陛下盯着这份奏章东动都没动,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看进去。

    萧敬斟酌半天才开口:“陛下,要不然先歇一会儿,待会在看?”

    弘治皇帝揉了揉眉头,也好,烦心事多,这奏章不知道几时才能看完啊。

    弘治皇帝想起什么来了:“太子呢,让太子来这,朕要见他。”

    萧敬不敢耽误,急忙派人去传太子。

    朱厚照这一路上想了半天,自己应该没有犯什么错吧,那父皇这急忙火撩的召自己去干嘛。

    再三确定自己应该不会受皮肉之苦以后,朱厚照进了暖阁,跪倒在地,不管怎么说,先跪着不会有错。

    没有想到,行礼之后弘治皇帝劈头盖脸的第一句话就是:“太子,朕问你,你私自出宫可知罪?”

    朱厚照一脸卧槽,不是吧,翻旧账啊,这么……

    老话说的好,胳膊拧不过大腿,算就算吧,为了少受些苦,还是坦白从宽吧。

    朱厚照老老实实回到:“是,父皇。”

    “那你对京师定然了解不少了?”

    “是,父皇。”

    弘治皇帝很满意的点点头:“那好,萧伴伴,准备一下,便服出宫,太子,你带路。”

    “是,嗯,什么,父皇”,朱厚照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看着弘治皇帝这是,话本看多了?

    萧敬也有些懵逼了,这是哪一出啊,陛下怎么想起白龙鱼服,微服私访了。

    萧敬慌忙跪下,苦劝到:“陛下三思啊,陛下乃是万金之躯,这出宫风险不计其数,再说了,要是皇后娘娘和诸位大人知道,岂不是……”

    自古以来,皇帝微服私访都是和昏庸无道,只顾享乐相关联的,对皇帝的名声只有害处没有好处啊。

    再说了,万一有人说是他萧敬引诱陛下出宫,他萧敬估计立马能和前朝王振相提并论了,那岂不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朱厚照乐了,看起来今天父皇的路子有些野啊。

    弘治皇帝不以为意的摆摆手:“无事,厂卫多加用心就好,再说了,朕就不信京师首善之地会有这么多影响。

    好了,不要多说了,下去准备吧。”

    得了,这算是一槌定音了。

    朱厚照倒是兴奋起来,有些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毕竟和大名鼎鼎的弘治皇帝一起微服私访,的确只得铭记啊。

    萧敬无奈之下,只得下去安排去了。

    一个时辰以后,一个富商大伴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位公子出现在京师大道上,身后步步紧随的一位老仆,还有几个貌似护卫的人紧紧跟在左右。

    牟斌怀抱着刀,虽是一脸懵逼,还没有弄清楚发生什么就跟着陛下出宫了,但职责使他一直鹰眼虎视眈眈的巡视这周围。

    朱厚照不由得感慨,不愧是皇帝啊,微服私访啊,就这,里里外外还不知道多少暗中护卫,朱厚照甚至觉得这半条街的人会不会是厂卫的人。

    再看看东张西望,左顾右盼,一副没有见过世面的弘治皇帝,朱厚照怀疑这怕是老农进城,不是微服私访了。

    弘治皇帝饶有兴趣的左右看看,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各色的叫卖声对他来说太过遥远了,这就是民啊,他在奏章上见的民啊,他每日案牍劳形所为的百姓啊。

    弘治皇帝甚至记不清自己上一次出宫是什么时候了,十几年来出宫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的清,更别说每次都是大张旗鼓,提早净街,根本就看不到什么百姓。

    萧敬跟在后面,汗止不住的流啊,这人山人海的,万一有个什么,防不胜防啊。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