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这个姿势舒服吗我们在换换(啊丞相好大啊)最新更新章节
这个姿势舒服吗我们在换换(啊丞相好大啊)最新更新章节

这个姿势舒服吗我们在换换(啊丞相好大啊)最新更新章节

红衣 未知 2021-07-03 11:54 千字

 安西都护府衙门,白思手里拿着几封信,穿行在一个个院落,径直向后面沈行知办公的地方走去。

    她所过之处,那些吏员衙役纷纷躬身行礼,口中称着:“白思姑娘。”

    白思对这些人一一点头示意,表现的非常客气,她身姿婀娜笑靥如花,简直就是都护府中一道美丽的风景。            

    来到沈行知办公的屋外,白思还是保持着灿烂的笑容,看得出来她心情真的很愉悦,她也非常享受现在这样的生活。

    白思用手轻轻的叩击了门框,便自己走了进去,听到敲击门框的声音,沈行知也抬起头来,正好看到迎面走来的白思。

    “主公,又有长安的来信了,是夫人和晋阳公主的。”白思笑着就将两封书信递给了沈行知。

    沈行知笑着接过书信,直接当着白思的面拆开信封看了起来。

    首先看的自然还是姜璃的,信中内容也都一如既往的平常,不过就是这种平实的关怀和淡淡的思念,让沈行知觉得很舒服,也让他真的能感觉到自己也是一个有家的人。

    看了姜璃的家书,沈行知又打开了晋阳公主的书信,而晋阳公主的书信也是一如既往的让沈行知眉头轻皱。

    因为除了一开始晋阳公主问候沈行知的话,接下就是关于朝堂之事了,而信中提到沈行知上次猜测那件事终于发生了。

    荆王李元景谋反一案,高阳公主夫妇,巴陵公主夫妇共数百人被赐死,这里面大半都还是李唐皇族。

    而且此案牵连者更多,房家几乎被清洗干净,还有吴王,江夏王,九江公主等人皆被流放,一切都与沈行知记忆的都差不多。

    沈行知看完信后便将其收好,老实说他与晋阳公主这种书信往来还是有一些问题的,不是他们不能书信往来,毕竟这是太宗在世时就默许的,但是书信内容每每都涉及朝廷机密,这怎么都说不过去了。

    “你既然来了,顺便将这几封信拿去快马送往长安,还有这个盒子里是给夫人的礼物,与书信一并送去。”将两封书信收好后,沈行知从身侧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还有几封书信。

    白思上前接过书信和木盒,她对书信没什么兴趣,不过一脸好奇的盯着木盒,还羡慕的说道:“主公对夫人可真好,奴婢斗胆能问问是什么礼物吗?”

    “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沈行知倒是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白思闻言迫不及待的打开木盒,那木盒刚一打开就有轻柔的光华从盒中溢出,而白思更是惊呼一声:“好漂亮啊!”

    原来那木盒之中放着一支精致的发簪,发簪整体呈银白色,不过上面还点缀着一粒粒晶莹的星辰砂,让发簪散发出柔和的星光,看起来美轮美奂。

    而且当白思打开木盒时,更有一道微弱的星辰之力从苍穹上落下,直接落入发簪之中,好像为发簪注入了力量。

    “这是我用星辰铁和星辰砂随手炼制的,不过又尝试在其中布下了十二元辰剑阵,此物便有了接引星辰之力的作用,送给夫人也能助她修行。”沈行知开口解释道,看得出来他对姜璃其实是很关心的,连送一个发簪都考虑到修行的事情。

    只是这发簪太过华丽,又能不断的接引星辰之力,若是平时也带在头上,估计走到哪都是绝对的焦点。

    白思无比羡慕的看着星辰发簪,那脸上的喜爱之情也毫无掩饰,竟然有些不舍得将盖子合上。

    沈行知似乎看透了白思的心思,于是故意问了句:“怎么,你也喜欢这发簪吗?”

    这一问白思连忙将盖子合上,而后低着头一脸正色的答道:“奴婢不敢!”

    白思神情很严肃,他以为是沈行知生气了,不过接下来沈行知的一句话,险些让她一颗心激动地跳出来。

    “喜欢就是喜欢,有什么不敢的?我也为你做了一支,不过那星辰之力对你已经没了用处,便省了在上面布置阵法,你这支与夫人的略有不同,看看喜不喜欢?”说话间沈行知的衣袖里就滑落出一支发簪。

    这两支发簪大体上都差不多,只是给姜璃的那支,看起来更端庄典雅一些,而送给白思的这支,看起来要简洁素雅一些,倒是还挺符合两人气质的。

    “这真是送给奴婢的?”白思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她的目光早已被沈行知手上发簪死死的吸引住了。

    沈行知倒是很自然的拿着簪子就走到白思身前,并且亲自将发簪插到了白思头上,一边插一边说道:“这府中除了送你我还能送谁?你戴着挺好看的嘛。”

    自从上次两人元神双修后,白思倒是不怎爱脸红了,可这一幕还是让她心中甜如蜜,那种感觉整个人都沉沦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了。

    倒是沈行知表现的很平常,并且继续说道:“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我会继续闭关参悟功法的问题。另外三藏和猴子应该快到五庄观了,这次我想让化身与他们同入五庄观,不能等到出事在去,所以我可能无法分心照看府中之事,这里一切就拜托你了。”

    “喂,你有没有听我说啊?”沈行知发现白思还一脸花痴的出神,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啊,有的呀,有的呀.......主公放心,我都没问题的。”白思显然只是本能的回答道。

    沈行知看出来了,白思果然没有听。

    于是他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摆手说道:“呵,女人啊.......算了,算了.......你先去忙吧!”

    白思第一次迫不及待的主动离开沈行知,她先是将书信和木盒交给都护府负责传递信件的官吏,并嘱咐是加急送往长安的,而后便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

    这一次白思可是足足在房中待了好几个时辰,她又是换着各种样式颜色的衣服,又是不断的画着各种妆容,还不断的变换着各种发型,为的只是看如何配这支发簪最好看.......

    好在沈行知并不知道这一切,因为他也回到房中,意识主动唤醒了身外化身,出现在了三藏和猴子身前。

    当三藏和猴子行走在一条幽静的山间小道时,三藏僧衣内的蝉字忽然自己飞了出来,而后那纸张围绕着三藏翩飞,变成一只透明的小蝉上下飞舞,最后在璀璨的光芒中变成了沈行知的模样。

    “咦,县令大人怎么突然出现?”三藏有些不解的看着沈行知。

    沈行知出现后先是打量了一下四周,他发现三藏师徒正在一片崇山峻岭中,不过这山中没有什么妖怪猛兽,倒是难得的清幽之地。

    接着沈行知又看向了三藏和猴子,猴子倒是没什么变化,不过三藏的变化是真的大。

    沈行知看得出来,三藏的黄金战诀恐怕就要修炼到第二重天圆满了,这可比安西军中大多数将士进度都还要快。

    沈行知毫不怀疑,现在就是有头狮子老虎,三藏都能一拳将其轻松击杀。

    这些念头一闪而过后,随即沈行知开口回答了三藏:“应该要不了多久你们就会到五庄观了,我怕你们不惹事,所以主动现身,与你们一同前往。”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