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一夜几次弄得我好爽,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第11章
一夜几次弄得我好爽,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第11章

一夜几次弄得我好爽,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第11章

红衣 未知 2021-08-10 16:55 千字

    另一边。

    借着山黛大闹凌霄宝殿的光,山崎也重新回到地仙界,落在南赡部洲。

    时值凌海国历32年春,3月27日。          

    山崎不敢修行,担心暴露,正好他是意识体,于是采用附身的办法,把意识体附身到一个人的身上。

    那是一个深山里的居民,一个刚刚老死的老人,倒是正适合他95岁的身份。

    山崎以精神意识,以心灵力量控制身体,强行促使身体呼吸,带动心脏跳动,压迫血液流动,让身体重新恢复活力。

    吸收山中充足的灵气,修复身体机能,重新获得体力。

    一个非人非妖非鬼的怪物,就这样站起来了。

    山崎活动身体,感觉还不错。

    嗯,我现在就叫山中人好了。

    给自个重新命名后,山崎忍不住嬉笑,这下任谁也掐算不到山崎了。

    因为他不在轮回中,改名换姓不会留下“案底记录”,所以就算占卜也没办法知道,山崎是不是还存在于世。

    ……

    老人住的挺宽敞,是依着山洞搭建的木棚屋,以树枝枯草编制了隔帘,挡风遮雨。

    卧室有三丈方圆,石床上铺着干草与兽皮,还有些布衣服。

    床下掏空了,看那烧黑的痕迹,应是一个炉膛,冬天用的。

    兽皮是杂皮子拼起来的,有些年头了。

    床头有些杂物,大约是在编制粗线。

    石壁掏出的格子里摆着罐子,里面大约是水。

    室内有一个小泉眼,顺着石壁,流入加工过的水槽中。

    旁边的木架子上,摆放着各种工具。

    不是很整齐,但也是分门别类了。

    地面是个火塘,上面架着一个瓦罐锅。

    磨刀石旁,削肉刀看起来还行。

    旁边是两席食案,一个空着,一个摆着碗筷,还有各种小盒子小罐子。

    有腌制的小菜,放着山茶叶盒,还有一个研磨碗,里面是岩盐。

    ……

    以木棚隔出的房间里,地面上堆着一层一层的干草,想是防潮用的,因为干草上面是粮食,以木斗存放。

    还有一个挂满食物的架子,以风干的鱼为主,还有些不知名的兽肉。

    以一个正常男子算,这食物虽然简陋,但粮食足够吃几年的。

    ……

    洞口的架子上有柴刀,砍刀,渔具,粗线编的兽网。

    还有一副弓箭,不过没保养好,弓弦已经不能用了,箭支也秃了。

    洞外屋棚下是柴堆,隔出了一个厕所,旁边全是花草。

    最外边是口木缸,里面的水,大约是用来浇灌外面的田地的。

    大约四亩地,二亩粮食,二亩蔬菜。

    ……

    山崎参观完毕,然后给洞外的花草与田地浇水施肥。

    思索着,去林中收集树枝,回来用木系法术制作了一张摇摆椅。

    往上面一趟,找个舒舒服服的姿势,享受来之不易的悠然生活。

    他差点把命都搭进去,还不能享几天清福吗?

    ……

    虽然不打算修炼,但也不打算藏拙。

    这个不矛盾,因为他如今有另外的身体,这身体可以有灵气。

    人家看了,以为是修行中人,不会在意他的年龄,他也不用换身体了。

    ……

    山崎在摇摆椅子上,懒洋洋的躺了三天,当真是风餐露宿,白昼仰望苍穹,黑夜凝视星空。

    4月1日(1年12个月,每月30天共360天),老天似乎也不满这闲人,干脆下雨了。

    山崎意犹未尽的起来,摸着饿了三天的肚子回去,决定熬碗粟米粥尝尝。

    闲置了三天,本来还有火星子的火塘,已经灭得干干净净。

    山崎也不在意,用钻木取火法,慢悠悠的点燃干草木屑,让火塘重新亮了起来。

    抓了把粟米洗净,放入罐中,装上泉水,然后加柴。

    看着明亮的火,随手抓了一簇,在手中虚捏着,把它塑造成各种形状。

    出神中,突然感觉有破空声接近。

    山崎顿时傻了,不会这么快就又来事吧?

    正犹豫着是不是闪人呢,一个人影落在洞外。

    ……

    就像跟山崎作对一样,外面已经没雨了,山中雨后的空气很清新,天空也很干净。

    干净得,就细细的轻烟,都能看到。

    那一缕从火塘升起,顺着烟道飘到洞外的炊烟,成了白忠勇指路明灯。

    ……

    “老人家,您既然能够独居深山之中,想来有些本事,这孩子是晋公之后,望您能照拂一二。”

    “我这就去把追兵引开,如果三日内不回来,您还是换个地方住吧,对不住了。”

    白忠勇也没进来,在柴堆上丢下一包东西,就匆匆飞走了。

    山崎张了张嘴,但最后没有喊,因为那是一只狗妖。

    能做护卫的狗妖,十有八九是死士——忠心有嘉却不知道变通——需要为主上舍命,不能有太多变通。

    山崎听着那呀呀的婴儿声,脸比锅底还要黑。

    想骂人,非常非常的想骂老天,但不敢。

    他想过许多种,把他拖入因果的可能。

    什么山中偶遇啦,什么山中寻仙啦,山中采药,山中迷路,山中路过。

    也想过大军在山中征战,山中追杀什么的。

    他准备了各种办法,简而言之就是躲。

    但万万没想到,居然给他送个婴儿过来,送来的人丢下婴儿就去赴死了。

    剩下的一堆因果,全砸在他身上了。

    圈圈个叉叉,哪有这样强迫人往坑里跳的。

    就算要强迫我干活,你也让我多休息几天啊。

    三天,这也太短了!

    “哇……”

    “来了,来了。”

    婴儿的啼哭声,打断了山崎的暗自腹诽。

    山崎过去直接弄晕了,省得哄了。

    山崎正打算把婴儿和行李抱回火塘边,天上落下一群凶神恶煞的兵将。

    “就说那狗妖在耍花样……”

    山崎无奈,不等将领说完就遁了。

    其实法力不济,就躲在山壁中。

    那将领是一只豹妖——金健,用妖法增加嗅觉搜寻。

    嗅着没发现味道,气得哇哇大吼,一脚把摇摆椅踢飞了。

    “老头,你给豹爷出来!”

    “轰!哗啦啦……”

    摇摆椅撞塌了木棚,连带着还撞塌了山洞。

    山崎无语,要不要这么绝啊,把他刚到手的家也整没了。

    他不就是打算喝一碗粥嘛,用得着闹出这么么大动静吗?

    一人拱手道:“统领大人,事已至此,还是回去复命吧,顺便查查那狗妖带走的是男是女,若是女子,我等便不会担上罪责了。”

    “嗯,小子你说的没错,赶快回去。”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