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主仆羞辱调教play校园|想让男朋友尿进里
主仆羞辱调教play校园|想让男朋友尿进里

主仆羞辱调教play校园|想让男朋友尿进里

红衣 未知 2022-04-27 11:26 千字

赵洵等人兴致冲冲而去,垂头丧气的回来。

    可谓是遭到了社会的一番毒打。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要想弄清楚猫人族的行动轨迹并不容易。

    因为他们会刻意的混合气味并且散布到各处去。      

    如此一来赵洵等人就难以凭借气味对猫人族进行追踪。

    而依靠其他方式对猫人族追踪又不现实。

    一瞬间赵洵就迷茫了,他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了。

    所以眼下就该向山长他老人家询问一番。

    山长他老人家料事如神,肯定有办法的。

    二层竹楼。

    赵洵和三师兄龙清泉先后走了进去。

    “徒儿参见山长。”

    二人分别冲山长行李。

    “唔,坐吧。”

    书院之中的气氛很平和,并没有那么多的等级规制。

    “你们这次去跟踪查访猫人族的下落,结果如何啊?”

    山长表现的很和蔼就像是一个邻家老爷爷。

    “回山长的话徒儿已经在尽力尝试了。我们好不容易追上了猫人族。可他们的警惕性很高,似乎意识到了我们在跟踪他们。所以他们故意在四面八方都留下了气味。如此一来我们就没有办法再进行追踪了。”

    三师兄龙清泉也感慨道:“是啊,山长我们真的尽力了。但是这个猫人族实在是诡计多端。”

    “…”

    “啧啧啧,这么说来他们已经意识到了我们的存在。”

    山长捋着胡须悠悠说道:“所以你们就回来了?”

    “不错,我们线索已经断了,继续留在那里也没有什么意义。所以就想回来听听山长您老人家有什么意见。”

    “唔…”

    山长呷了一口茶,似笑非笑道:“这么说来的话,其实他们多半是朝终南山来的,不然不会如此惧怕被我们跟踪。因为他们能够意识到你们就是书院弟子。”

    “猫人族的人能够意识到我们是书院弟子?”

    赵洵直是感到有些不可置信。

    “不错。”

    山长毫不犹豫的说道:“猫人族的嗅觉异常灵敏,他们能够从味道上分辨出来各种各样的情况。但是为师现在还不确认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们很可能朝终南山来,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们一定会朝终南山来。还有可能,他们是冲着长安城来的。”

    呃…

    赵洵直是被弄得糊涂了。

    “去终南山的话是朝书院来的,去长安城的话是朝朝廷去的吧。”

    “对。”

    山长点了点头。

    “其实大部分的部族都是先冲着长安城去的。只不过后来他们发现长安城并不打算接纳他们,他们这才会选择来终南山。”

    山长这话说的,让赵洵觉得很尴尬。

    搞的书院像是备胎一样。

    “啧啧啧…”

    三师兄龙清泉也插话道:“山长,那我们到底还要争取这个猫人族吗?”

    “当然要了。”

    山长毫不犹豫的说道:“猫人族对腐蚀者有很重要的作用。”

    “如果我们能够把他们从腐蚀者那里争取过来的话,那么一切就不是问题了。”

    山长顿了顿道:“这是最好的制裁腐蚀者的思路。”

    赵洵虽然不是很懂,但是他很相信山长的话。

    “嗯,不想给敌人用就把他们争取到自己的手中。”

    “啧啧…”

    …

    …

    “所以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泡上一个热水澡。”

    赵洵很是幸福的跳到了竹筒中。

    竹筒中已经倒满了热水,赵洵感受着这惬意的感觉。

    真舒服啊。

    “啧啧啧,要是每一天都能这么过那真的是太好了。比起风餐露宿,这样的日子简直不要太爽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赵洵虽然在泡澡,但是脑子里还是没有停下来了。

    “接下来肯定还会有源源不断的人涌入这个世界,到了那时怕是情况会更加复杂呀。”

    “好在现在我们已经摸清楚了他们的套路…”

    “接下来就要针对性的做出一些取舍。”

    “合适的话就可以尽量把他们吸纳进来,这样书院联盟就能更加壮大了。”

    赵洵对此很是期待。

    …

    …

    “想不到这些书院的家伙如此没有韧性,这就放弃了。”

    “是啊,谁能想到他们如此不堪一击。我都要好好想一想要不要继续去终南山了。”

    “我们如果跟这样一个盟友结盟的话,那可真的是没有前途的。”

    “如果他们真的就是这个实力我们一定要好好考虑一下了。”

    猫人族的成员们纷纷沉声讨论道。

    但是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很难讨论出个所以然来。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只会让局势变得混乱。

    “都停一停。我来说两句。”

    “我觉得我们的方向不能变,还能去终南山。一方面长安城也距离终南山不远。如果书院方面真的被证明是烂泥扶不上墙的话,那我们还可以选择朝廷。”

    “其次,我觉得书院并不像这次表现出来的那样不堪一击。这只是个表象而已,我们不能当真。”

    “若是因为这点小事就改变了我们既定的策略,那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了。”

    “那我们真的还去终南山?”

    “去,当然要去。我说了,这个策略不会变也不能变。无非是我们可以多留几个心眼,这样即便我们有任何的临时调整也不会显得太棘手。”

    “狼人族的追捕怎么办?”

    “他们根本就是跟书院一伙的。”

    “我们跟狼人同宗同源,他们完全没有理由为难我们。我觉得他们只是做做样子并没有真的要和我们决裂的意思。不看僧面看佛面,我们几千年前是一家,怎么可能大打出手。”

    “你的意思是他是做样子给书院的人看的。”

    “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做样子而已没什么好担心的。”

    “唔要是这样的话那确实不必太担心了。”

    “就怕狼人族拼命,他们的嗅觉十分的灵敏。如果他们真的铁了心要查,那我们怕蒙混不过去。”

    “放心好了他们不会认真查的,这件事很快就会彻底的翻篇。”

    “我们接下来要把所有精力用在查寻这个世界各大部族的关系背景上,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在这里获得容身之处。”

    残阳如血!

    巫奥里斯望着面前的一座不大不小的城池,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这是距离长安城最近的一座城池,也是巫奥里斯进攻长安城和终南山之前最后的补给站。

    对于亡灵族来说,死人军团要想生生不息的持续下去,就得有新的兵源补充。

    除了墓地之中的陈年腐尸和白骨以外,最好的补充兵源的方式便是刚刚死去人的尸体。

    除了瘟疫死绝户的村子、城池外,要想大量补充只能靠发动战争了。

    这对亡灵族来说不过是做一顿家常便饭一般简单。

    巫奥里斯并没有丝毫的情感波动,他就像是在下达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指令一样。

    换句话说他是一具莫得感情的杀手机器。

    他要执行撒旦的命令,他也必须执行撒旦的命令。

    只有如此他才能活下去,就这么的简单。

    恶魔族那边情况也不会差太多。

    为了生存他们必须要竭尽全力的去做使撒旦满意的事情。

    别看他们在面对其他部族的时候强大无比。

    但实际上他们就是撒旦的棋子。

    撒旦想要捏死他们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对此巫奥里斯心知肚明。

    生存从来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尤其是面对死神之时。

    而撒旦就是死神。

    巫奥里斯从没有对一个人如此的恐惧过,但是面对撒旦,这种恐惧的情绪一度使得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只要一想到撒旦那张阴森无比的脸,只要一想到那令人胆寒的眼神,巫奥里斯就觉得不寒而栗。

    所以他决不能触怒撒旦,绝不能做令撒旦不满的事情。

    巫奥里斯很清楚,征服大周世界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这个世界的守护神从来就不是什么朝廷,更不是什么皇帝,而是他们的主宰——山长。

    书院山长!

    浩然书院的掌门人,人称的山长的老头子看似平平无奇,但实际上却有着一身绝技。

    即便是顶级高手与其对峙也占不到丝毫便宜。

    据说跟黑巫师结盟的魔宗大祭司就曾经跟山长进行过一轮对决,结果被爆到了体无完肤的地步。

    若不是他们靠着人数优势去偷袭,山长完全无惧他们所有人!

    所以巫奥里斯才会如此的谨慎。

    他会将每一步都做到极致,因为他很清楚即将面临的这个强者有多么的令其敌人感到胆寒。

    没有人想跟这样一个顶级强者做对手。

    巫奥里斯也是一样。

    但是这是撒旦的命令,所以不论挡在他前面的是谁,巫奥里斯都会毫不犹豫的将其一扫而净。

    巫奥里斯很清楚,只要除掉了山长,他面前就没有了任何的威胁。

    仅靠书院中的其他人,是不足以对抗强大无比的腐蚀者联盟的。

    光是死人军团的冲锋就足够他们喝一壶的了,更不用说还有高等恶魔的加入。

    这些是纯粹的高等生物,一个就可以相当于一品高手的实力。

    嗯,似乎这个世界的人喜欢用数字来划分实力。

    在巫奥里斯看来这是愚蠢至极的方式,只有未进化完全的低等人才喜欢这么做。

    不过无所谓,这一切在这场征服之战过后就会彻底结束,彻底洗牌,彻底重来。

    一切落后的文明终将被先进的文明所征服。

    “不知怎的,最近我总是觉得心神不宁,六师兄你帮忙看看,我是不是哪里出问题了。”

    赵洵从追查猫人族下落后回到书院,就觉得心神不宁,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对劲。

    所以他担心是中了什么邪祟入侵,第一时间叫来了六师兄卢光斗帮他诊治诊治。

    六师兄卢光斗除了精通风水堪舆之术外,对于岐黄之术也十分擅长。

    赵洵对于六师兄那是相当的信任,在他看来,只要有六师兄帮他诊治,他就很踏实。

    “唔,小师弟你别乱动,就这样坐着。我来帮你看看。”

    六师兄卢光斗还是相当认真负责的。

    叫赵洵摆好姿势之后他才好施展手法。

    岐黄之术讲究的是一个望闻问切,一个都不能少。

    但凡少了一点,都会让人觉得缺了点什么。

    “好的,六师兄。”

    赵洵对六师兄的命令那可谓是言听计从,因为他知道六师兄的医术不仅在书院,哪怕是在整个长安城那也是十分有名的。

    他要做的就是乖乖听话。

    他只要不乱动,那以六师兄的水准肯定能够看明白他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奇怪,真的是奇怪。我这么看了一圈没有发现小师弟你哪里有问题啊。”

    六师兄卢光斗托着一个下巴,直是觉得疑惑极了。

    “难道是我看错了?不可能呢。我卢光斗从来不会看错,不管是是医诊方面还是在堪舆风水术上面。”

    卢光斗直是觉得奇怪极了。

    “呃,六师兄,会不会是因为邪祟已经侵入了我的身体,所以感觉不出来?”

    “这个嘛也不会啊。就算是邪祟已经侵入了你的身体,我还是可以感知的到的。”

    卢光斗摇了摇头道:“可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感受不到你的身体有任何的异样,哪怕是一丝一毫都没有。你现在完全就像是一个正常人啊。不对,你本来就是一个正常人。”

    六师兄卢光斗很快给出了一个论断,这个论断直是让赵洵欲哭无泪。

    “不是吧六师兄,你不会弄错了吧,我现在是正常人?一点问题都没有?真的吗?”

    “唔,反正从目前我看到的情况来说确实如此。至于我会不会错漏掉什么.现在还真的不是很好说。”

    六师兄卢光斗的神情有些凝重。

    “呃那现在我该怎么办,六师兄?帮帮我,救救孩子吧,我只觉得脑壳痛。”

    “行吧,那我给你开一点安神醒脑的方子好了。治病呢讲究的是对症下药。如今你并没有其他的病症表现,无非是感觉到心神不宁脑袋疼,也只能先开个这样的药方了。”

    “呃好吧。”

    赵洵略微感到有些失望,但他知道这已经是当下最好的选择了。

    “小师弟你别多想,你现在的状态其实很不错。你之所以会有不良的感觉,可能是因为之前外出追寻猫人族踪迹的时候太紧张了。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我觉得不必过于担心。”

    六师兄卢光斗临走时还不忘安慰赵洵一番,这让赵洵直是觉得很是感动。

    “唔,多谢六师兄了。”

    “嗯,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多注意休息。”

    说罢六师兄卢光斗离开了屋子。

    当竹楼里只剩下了赵洵一人,他也不禁开始仔细思考接下来的事情。

    嗯.

    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了。

    除了服用六师兄卢光斗开出的安神醒脑的药,赵洵也要默念一番道家的心法。

    这对于他平复心情是十分有作用的。

    这可是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教授他的最有用的东西。

    当初赵洵感到心烦意乱的时候都会念一遍这个心法,结果证明屡试不爽。

    先试试看吧,要是还不给力的话就只能请恩师青莲道长或者山长亲自出手了。

    赵洵身处一望无际的平原之中,他能够明确的感觉到自己的位置。

    这是一片彻彻底底的平原,一眼望不到边。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的味道。

    似乎一场猎杀刚刚结束。

    赵洵显得很是警惕,他环顾四周找寻着猎食者。

    很显然,这附近并不算安全。

    要想彻底的脱离险境,赵洵必须要先确定方位才行。

    如若不然他会一直处于危险的境地。

    这不是闹着玩的。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