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地铁play纯肉全文(爱爱细节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地铁play纯肉全文(爱爱细节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地铁play纯肉全文(爱爱细节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红衣 未知 2022-05-04 13:44 千字

    成国府。

    待客厅中,灯火通明。

    丫鬟们端来了刚出炉的点心,和刚泡好的热茶,依次放在了客人旁边的茶几上。        

    洛延年坐在主位上,正满脸笑容地跟秦文政说着话。

    秦文政神色威严,偶尔说上几句。

    另一边。

    王氏坐着宋如月的旁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陪着说话。

    但宋如月一脸冷淡,爱理不理。

    幸好成国府二夫人杨萍儿在一旁站着,满脸堆笑地各种插话,活跃气氛,才让气氛不至于太过尴尬。

    秦家二小姐一袭素白衣裙,安安静静地坐在宋如月旁边,看着柔柔弱弱,人见犹怜,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杨萍儿偶尔把话引到她身上,她也只是浅浅一笑,并未说话。

    直到王夫人提起了某个人。

    “亲家妹妹,青舟入赘过去后,没有给你们添什么麻烦吧?他若是不懂规矩,不听话,你们尽管管教,不用客气。若是不好管教,尽管对我说便是,我会替老爷,替他娘亲亲自管教他的。”

    王氏脸上带着彬彬有礼的笑容,看着宋如月道。

    宋如月一脸冷色道:“那小子已经是我们秦府的人了,我想怎么管教就怎么管教,怎么会不好管教?不劳王夫人您动手,毕竟您跟他也没什么关系,更不好管教。”

    两家早已撕破脸面,她没必要对这虚伪阴毒的妇人客气。

    王氏眉头蹙了蹙,依旧满脸笑容:“青舟他娘亲死的早,既然他是老爷的儿子,我自然有责任好好管教他。”

    顿了顿。

    她看了秦家其他人一眼,又笑道:“宋家妹妹,前几日我听人说,青舟好像去了青楼,被令千金的侍女抓到,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哼,等他待会儿来了,我自会替老爷,替令千金好好教训他。”

    此话一出,大厅里顿时安静下来。

    洛延年脸色一沉:“有这么一回事?”

    王氏微微低头道:“老爷,这件事您不用操心,待会儿等他来了,我自会帮您帮亲家好好教训他。他身为一个赘婿,既然坏了规矩,那我自然不会饶了他。亲家看在我们的面上,不好教训他,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秦文政和宋如月这几日都忙的焦头烂额,所以今天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闻言皆是满脸惊愕。

    那小子去青楼了?

    还被蒹葭的侍女给抓到了?

    是百灵和夏婵抓的吗?

    正在众人脸色复杂各怀心思之时,一直都没有说话的秦二小姐,却突然轻声开口道:“是我让他去的。”

    此话一出。

    众人皆是一愣,目光都看向了她。

    就连站在洛延年后面魂不守舍的洛玉,也目光惊诧地看向了她。

    成国府主仆上下皆感到纳闷。

    你让他去的?你有什么资格让他去青楼?你只不过是他的小姨子而已,又不是他娘子?

    就算你是她娘子,又怎么可能主动让他去青楼?

    王氏忍不住开口道:“微墨,我说的是青舟去青楼,你确定,是你让他去的?”

    秦二小姐被众人目光古怪地注视着,依旧一脸从容:“是的伯母,是微墨让姐夫去的青楼。”

    众人一听,皆是面面相觑。

    旁边的杨萍儿忍不住道:“微墨,青舟是你姐夫,你怎么能怂恿他去青楼呢?你姐姐知道了,该多伤心啊。”

    秦二小姐看向她,微微一笑:“我姐姐也同意了。”

    众人:“……”

    秦二小姐顿了顿,轻声解释道:“我姐姐身体不好,最近不能与姐夫同房,然后我就提了这个建议,姐姐立刻就同意了,让我去对姐夫说。一开始无论我怎么说,姐夫就是不同意,最后我拿出家法,逼着他去,他才去的。姐姐那两个侍女不知情况,所以才会误会的,不过最后都说清楚了。所以……”

    她看向了王氏,笑道:“伯母,这件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姐夫是我们秦家人,有什么错我们秦家管就是了。更何况,姐夫去我秦家以后,处处都做的很好,没有犯下半点错误。我们夸奖还来不及,哪里会教训他?”

    说完,又看着自己的爹爹和娘亲道:“爹爹,娘亲,你们说微墨说的对吗?”

    两人立刻默契附和:“对。”

    她又微笑道:“那爹爹和娘亲觉得,姐夫在我们秦家做的好吗?”

    秦文政点头道:“青舟那孩子,做的很好。”

    宋如月白了她一眼,心头嘀咕吐槽甚至咒骂,但却不得不板着脸违心地夸奖道:“好!好的不得了!”

    心头又暗暗道:好的把你这小姨子都给扒到碗里去了!

    秦二小姐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成国府众人见此一幕,脸上皆露出了一抹惊诧和疑惑,陷入了沉思。

    这时,成国府管家王成走了进来,恭敬道:“老爷,夫人,晚宴都准备好了。”

    洛延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站了起来,道:“好。”

    随即满脸笑容道:“文政兄,请。”

    秦文政却是坐在椅子上没动,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

    王氏也站起身对旁边的宋如月道:“宋家妹妹,走吧,边吃边聊。”

    宋如月也坐在椅子上没动,伸手从旁边的盘子里拿了块点心,有些嫌弃地吃了起来。

    屋里的气氛再次尴尬起来。

    站在秦微墨身后的珠儿忍不住开口道:“我家姑爷还没有来呢。”

    洛延年和王氏皆皱了皱眉头。

    王氏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对宋如月道:“宋家妹妹,我们先去吃吧,待会儿饭菜凉了,不用管他。”

    宋如月吃着点心,没有说话。

    旁边的秦微墨起身道:“爹爹,娘亲,走吧,我们先吃。姐夫说了,不用等他。”

    秦文政和宋如月两人相视一眼,这才站了起来。

    看着秦家众人对那赘婿这番态度,此时无论是王氏,还是洛玉,或者是成国府其他下人,皆感到疑惑和诧异。

    “文政兄,请。”

    洛延年没有再多说,带着秦家众人去了用餐的大厅。

    众人依次落座。

    宋如月拉着旁边女儿的手低声道:“微墨,那小子搞什么,怎么现在还没有来?不会今晚不来了吧?”

    秦微墨顿了一下,轻声道:“娘亲,我们先吃吧,不用管姐夫。他待会儿肯定会来的。”

    她心头有些担心,不知道姐夫和夏婵现在怎么样了,希望不要出事。

    “对了宋家妹妹。”

    王氏落座后,突然满脸笑意道:“我上次听外面说,妹妹正在为微墨挑选夫婿,找到合适的人选了吗?”

    宋如月蹙了蹙眉头,淡淡地道:“这件事,就不劳王夫人您费心了。”

    王氏对于她的态度似乎并未在意,眼中精光一闪,笑道:“宋家妹妹,我这里倒是有个合适的人选。那人与你们秦家门当户对,人不仅长的一表人才,还是一名武者,而且修炼天赋很好,最近刚突破到武师境界。若是与微墨结成良缘,绝对是天造地设令人羡慕的一对儿。”

    洛延年在旁边插话道:“是王照吗?”

    王氏满脸笑容道:“对,老爷,就是照儿。”

    她看向了洛延年和宋如月,笑道:“我那侄儿是王家嫡子,前途远大,今年刚满二十二岁,已经是武师境界了。最近家里也都在为他的婚事发愁,他一心练武,一直都没有找到良缘,家里就娶了两房小妾,正妻的位置一直空着。我那哥哥上次见到我,还是让我帮忙在莫城到处找找。宋家妹妹,我今日一见到你们家微墨,心头忽然就明朗了。微墨人长的漂亮,又是我莫城第一才女,又是你们秦家千金,相信我那侄儿就算眼光再高,等他见了,也绝对是挪不开眼睛和心了。”

    洛玉坐在旁边,听了自家娘亲的话,嘴角微微动了动,心头暗暗道:娘亲这招好狠,让王照去屠杀秦家,又替王照求亲。如果秦家真同意了,那这位柔柔弱弱的秦二小姐可就可怜了。估计以那王照的性格,很乐意接受这种的美事。

    “不用了。”

    宋如月直接拒绝,冷着脸道:“王夫人,你还是为你侄儿找其他人吧。我家微墨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们也已经准备为她定亲了。”

    随即又道:“那人可不比你那侄儿差,无论是长相还是才华,我家微墨都很满意。”

    “哦?”

    王氏脸上露出了一抹疑惑,好奇道:“宋家妹妹说的是哪家公子?是在我们莫城吗?”

    宋如月没有理她,又道:“最重要的一点是,那人同意入赘。我家微墨身子不好,我们是不可能把她嫁出去的。那人为了我家微墨,愿意放弃一切,你那侄儿愿意?”

    王氏蹙了蹙眉头。

    她家侄儿肯定是不会入赘的。

    而且她提这件事,只是想要恶心一下秦家,看看外面的天色,现在她家照儿估计已经在秦府杀人放火了吧?

    “宋家妹妹,那我就提前恭喜你们,恭喜微墨了。不过你们那位贤婿,到底是哪家公子,宋家妹妹不方便透露吗?”

    王氏满脸笑意地道,心头暗暗冷哼,现在得意,待会儿有你们哭的。

    正在此时,外面传来了王成恭敬的声音:“三公子,都等着你在,快进去吧。”

    王氏眼角的肌肉忽地抽搐了一下,眯着眸子,看向了门口。

    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门口。

    秦二小姐终于放下心来,脸上露出了柔柔的笑意。

    坐在王氏旁边的洛玉,直接站了起来,目光灼灼地看向了外面。

    当他看到只有一道身影走进庭院时,眼中顿时露出一抹失望之色,又坐了下去。

    但很快,他的眼中又露出了一抹狐疑之色。

    “姐夫……”

    秦二小姐站了起来,一袭白裙,秀发摇曳,姿态柔婉优美,在众目睽睽之下语笑嫣然地迎出了门。

    大厅里安静下来。

    洛青舟一袭干净的宽大儒袍,在秦二小姐的陪同下,走进了门,随即低头拱手道:“父亲大人,大夫人,二夫人,二公子。”

    洛延年神情冷淡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王氏眯了眯眸子,神色地威严地开口道:“青舟,中午时,玉儿就去通知你了,为何你今晚还来这么晚?我成国府是讲规矩的人,你身为我成国府的庶子,身为秦家的赘婿,大家都来了,就你还在后面磨蹭,你觉得这像话吗?你是不是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洛青舟拱手低头,没有说话。

    秦二小姐向前一步,站在他的身前,看着王氏道:“伯母,微墨刚刚好像已经跟您解释过了。姐夫身子有些不舒服,所以现在才赶来的。而且姐夫现在是我们秦家的人,我父亲如果点头,他就姓秦。所以他现在是你们成国府的客人,您身为主人,您觉得客人刚来,你就开始疾言厉色训斥,是不是有失教养?”

    大厅里,顿时寂静下来。

    谁也没又想到,这位柔柔弱弱的秦家二小姐,竟会如此维护这名赘婿,而且说话毫不留情面。

    王氏眼角抽搐了几下,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微墨,我这不是在训斥他。我只是要让他知道,我们是贵族人家,要遵守规矩。长辈都来了,他一个晚辈,岂能最后一个来?他娘亲去世了,没有人教他提醒他,我身为他的大娘,自然要好好教他,免得到时候他出去做客,丢我成国府的人,丢你们秦府的人。”

    宋如月突然冷笑道:“王夫人好像听不懂我家微墨的话。我家微墨刚刚已经说了,青舟现在是我秦家的人,要教育和训斥,也是我秦家教育训斥,就算他出去丢人,也是丢我们秦家的人,好像跟你们没有关系吧?”

    王氏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心头愠怒,沉声道:“宋家妹妹,他毕竟是我家老爷的孩子,是我成国府的庶子,怎么会跟我们没关系?我教育他训斥他,是天经地义的。我哪怕现在让他跪下给我们磕几个头,也是应该的。你可以问问他,他敢多说一个字吗?”

    宋如月顿时嗤笑一声,正要讥讽时,突然听到自家女儿道:“伯母,您说我姐夫是你们成国府的庶子,是洛叔叔的孩子,您有证据吗?”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愣,目光都看向她。

    她又道:“伯母,如果你有证据的话,可以拿出来,让微墨看一下吗?”

    王氏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这看着弱不禁风的少女,脸上的神色,忽然变的冰冷:“如果伯母没有证据的话,那我家姐夫可能就不是你们成国府的庶子。所以,你也没有资格再训斥他,以后你们也没有资格再对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更没有资格把他当作下人一般对待。”

    “就算你有证据证明,他的确是你们成国府的庶子,那又如何?他现在是我们秦家的人,我们秦家虽然衰落了,但也不是你一个妇人可以欺负的。我爹爹也说了,以后我们府中,我姐夫当家。你一个成国府的区区妇人,连诰命夫人都不是,现在却说要训斥教训我们秦家当家的,还大言不惭说要让他给你下跪磕头。王夫人,即便是你们王家当家的来了,也不敢如此口出狂言,目中无人吧?”

    “你现在可以当面问问你家洛大人,他敢在我爹爹的面前说这样的话吗?”

    “要不,我让我爹爹这位只跪圣上的三等伯爵,给您这位王夫人跪下磕几个头?你觉得怎样?”

    秦二小姐护在自家姐夫的前面,此时此刻,身子看着依旧柔柔弱弱,但嘴里说出的话,以及表现出来的气势,却让整个大厅,鸦雀无声,空气为之一滞!

    王氏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袖中的双手微微颤抖着,胸口微微起伏着,眼角的肌肉跳动不止。

    “我来给你磕头吧。”

    正在此时,宋如月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了王氏的面前,冷着脸道:“青舟是我们秦府的当家人,肯定是不能给你磕头的。我只是秦府的一个小小妇人,跟你地位一样,我来给你磕头,天经地义,你应该敢接受吧?”

    说着,就双膝一弯,作势要跪下去。

    王氏脸色一变,慌忙从座位上弹起来伸手去扶。

    洛延年也立刻从椅子上站起道:“秦夫人,不可!”

    旁边的洛玉也嘴角一抽。

    成国府那些丫鬟和仆人,皆被这位秦夫人的操作惊的瞠目结舌。

    宋如月只是弯了弯膝盖,压根就没跪下去,也没有想过要跪。

    王氏双手扶着她的胳膊,脸色变的难看无比,说话的声音都微微颤抖起来:“宋家妹妹,不可……吃饭吧。”

    洛延年脸色变幻,也道:“吃饭吧。”

    至于训斥某人的事情,再也没有人敢提了。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