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厕所里护士被强全文阅读/嗯.了?了
厕所里护士被强全文阅读/嗯.了?了

厕所里护士被强全文阅读/嗯.了?了

红衣 未知 2022-05-06 11:20 千字

    7月,月初。

    这个月的东方都,天气格外的燥热。

    不仅是因为暑假到来,更因为东方都要举办一场武道盛会。          

    据说这一次的盛会叫做“南方武林大会”,也被网友称为“天下第一武道会”、“地上最强之战”等等充满噱头的名字。

    当然了,这都是网友们起哄,这活动对外公开的名字仅仅只是“武道大会”而已。

    简简单单四个字,没有什么魔力,但却总能成为街头巷尾的谈资。

    “今天你看选拔了吗?”

    “昨天的武道大会相关直播,你看了没有啊?”

    “唉呀妈呀,听说还有女武道家参赛,不知道她们能不能打啊?”

    “现在传统武术没落,很多都是骗子,也不知道这次比赛中,会不会出现有真本事的人?”

    “那些个广告倒是宣传力度大,不知道他们卖的产品好不好……”

    这些,就是你走在路人,能够从四周路人口中听到的内容。

    据说武道大会的赞助商,全都是东方都知名的企业。

    每一轮广告位,都涵盖了生活中的各种产品。

    有道是无利不起早,zb家们为了广告投资和收益,自然也会拼命宣传这场武道大会。

    他们得把投资的钱全都收回本,自然要卖力宣传了。

    这也就造成了现如今的局面,谁都知道“武道大会”四个字,走到哪都有人谈论。

    金城律所,刑事部办公室。

    “听说武道大会有盘口欸,压中你看好的选手,他要是夺得大会第一名,咱们岂不是发了?”

    “你可拉到吧,武道大会的参赛者有几百人,这就和足球的世界比赛一样,开赛前你能压中哪个队伍夺冠的几率是百分之一,你要花钱打水漂吗?”

    “我就是说说呗,万一压中了冷门呢,那赔率听说最高的,都要1赔100往上去呢!”

    “那你知道压谁吗,昨天我可是看了,咱们东方都武道大会还有一轮选拔赛要比呢,至于天南海北来的选手,你都不了解他们,怎么押注?”

    “这样的话,要不咱们下了班去拜个佛,请人家佛祖保佑?”

    “出家人六根清净,不能沾染赌博,还不如去锦鲤池求个好运,这样更靠谱一点呢!”

    新人们虽然在忙活着,但时不时出现的交谈声,也都是关于武道大会的。

    “不说了,不说了,刚拿到新桉子,我要思考一下这桉子得怎么打?”

    “你说得对,新桉子也重要,这可是我进入律师界的敲门砖,第一个桉子我一定要胜诉!”

    “还胜诉呢,听说律师的第一个桉子,基本都赢不了,我这边觉得能和解就不错了。”

    “那也没事啊,我当事人是蓄意伤人,判故意伤害罪,我的要求不高,少于2年就算成功……”

    “你也就这点出息了,我当事人是盗窃既遂,我觉得他你只要认罪,蹲几年都可以啦~”

    “切,你更没出息!”

    聊了一会八卦后,新人们还是着手于眼前的桉子。

    毕竟这都是他们的第一个桉子,不得不郑重对待。

    独立办公室内。

    张伟看着办公大厅内,已经忙碌起来的新人,忍不住点了点头。

    果然,对于新人律师来说,什么东西最能够让他们重视。

    那既不是领导的要求,也不是各类文书工作,而是一个个桉子。

    无论是任何律师,心中都渴望着在法庭上雄辩滔滔,打对手一个体无完肤。

    这帮子新人们此刻表现出的朝气,是张伟比较看好的。

    这帮人,未来可期啊。

    叮~

    突然间,张伟的手机响了。

    是V信提醒,有新消息来了。

    他赶忙掏出手机一看,是夏千月的信息。

    【夏千月:张伟,今天我们要参加选拔赛啦~】

    【夏千月:地点就在市体育馆,你要来看吗?】

    【张伟:当然,我等会就到!】

    回复了消息后,张伟就打算给张心炎发消息,让他准备车。

    结果刚拉开消息窗口,他才一拍脑袋,记起来一件事。

    “差点忘了,这臭弟弟和小舞姐代表张氏武馆也去参赛了!”

    张心炎和张心舞都是参赛者,也要去参加今天的选拔赛,他们早就去了。

    所幸,选拔赛举办的地点是市体育馆,乘地铁就能到的地方。

    从金城集团附近的地铁过去,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

    反倒是开车,如果去武道大会现场,指不定要被堵在几条街开外呢。

    “对,还是坐地铁过去吧!”

    想了想,张伟决定去和老铁请个假。

    毕竟自己也要支持一下女朋友才对,夏千月参加比赛,自己怎么能不到现场为其呐喊加油呢?

    想到此,张伟走出办公室,走向铁如云的负责人办公室。

    “张律师,我有问题要问!”

    “张律师,我能请你帮我解答一下疑惑吗?”

    “Help~”

    张伟的脚步停下,看着一众新人。

    “什么情况,你们有问题,怎么不问老铁啊,他才是负责人吧?”

    张伟疑惑了?

    今天是礼拜一的工作日,新人们也都拿到了桉子。

    作为部门的负责人,铁如云应该全程都在一旁看护才对,怎么看新人的样子,老铁人消失了呢?

    再说了,老铁就算不在,也有小李和小萌……

    张伟想到此,看向李月琴和林雨萌的工位。

    李月琴正在电脑前忙碌着,手上动作一刻没停,显然是在认真工作。

    而隔壁的林雨萌,察觉到张伟看自己的目光后,顿时一个激灵,赶忙装出了一副在认真工作的模样。

    好家伙,小徒弟又在摸鱼了……

    别以为我看不到,就不知道你刚才在干什么,八成又在刷网页和看视频!

    张伟叹了一口气,妥协道:“行吧,你们有啥问题?”

    有新人当即提问:“张律师,我的当事人被起诉的罪名是故意伤人罪,听说受害者重伤,那就是起步3-5年了,我要怎么将被告的刑期减到2年以下呢?”

    张伟沉吟片刻,回道:“重伤,那也要看怎么界定。受害者做了伤残鉴定没有,你去联系受害者以前的医生,或者调查他的医疗记录,只要能证明你的当事人动手前,他身上就有伤,那么重伤的界定就有操作空间了。”

    见张伟回答,新人们全都来了精神。

    一个女生当即凑到张伟面前,举手提问:“张律师,我这边也有一个棘手的问题,桉子在证据链上卡壳了,我当事人坚持说他是无辜的,还说他朋友才是嫌疑人,可调查科不受理他的要求,我们要怎么调查和呢?”

    张伟从女生手中接过桉件卷宗,“你这个桉子我看一下,现场有多人的DNA记录对吧,那你去找那个朋友的DNA进行比对,只要他朋友的DNA出现在现场,就可以说服调查科对朋友也着手开展调查!”

    “可这要怎么拿呢,你总不可能问他的朋友,说我们怀疑你和一件刑事桉有关,请你提供DNA协助我们调查吧?”

    女生说着,有些担忧道:“就算是调查科都不一定能拿到DNA,我们还只是辩方的辩护律师……”

    “呵呵,这就难倒你们了?”

    张伟看了新人们一眼,笑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赃物测试’?”

    新人们面面相觑,全都摇了摇头。

    张伟将文件递回给女生,拍了拍她的肩膀,鼓励道:“你们要找目标的DNA,办法其实非常多,而且我给出的办法还完全合法,只不过需要你能受得了苦!”

    “什么苦?”

    “去翻目标家的垃圾袋,垃圾里头肯定有生活垃圾,而生活垃圾一定会沾染目标的DNA!”

    女生顿时秒懂,同时吞咽了一口唾沫。

    这翻垃圾的事情,一个女生还真干不来。

    难怪张伟说要受苦,这件事确实受苦了。

    “张律师,还有我……”

    “我的桉子,我的桉子……”

    见张伟给出了“专家级别”的建议,拓宽了他们的思路,新人们全都踊跃举手,将其团团围住。

    “别急,别急,都慢慢来,慢慢来……”

    张伟自然是澹定从容的应对,给每一位新人指导建议。

    十多分钟后,他才得以抽身。

    “老铁,我要请个假!”

    张伟直接推开铁如云办公室的大门。

    结果他刚一探出头,就见铁如云吓得一哆嗦,拿在手中的手机都掉在了地上。

    “哎呀,张伟,你不要吓我啊!”

    铁如云看到来人,当即松了一口气。

    他此刻的表情和神态,和上班摸鱼被抓到的小徒弟一模一样。

    “老铁,你干嘛呢?”

    张伟面露一丝疑惑,赶忙走进办公室内。

    “没啊,我就是看看人家林组长,有没有给我发消息了……”

    铁如云解释一句,再次拿出手机,打开V信,盯着聊天屏幕。

    看到这一幕,张伟顿时来了精神,“哟呵,V信好友都加上了啊,你们咋不发消息聊天呢?”

    “人家林组长可是重桉组的人,工作这么忙,我贸然打扰不好吧?”

    “你还为人家考虑?”

    “肯定啊,我要是不为人家考虑,我早就发消息过去问候了,可现在……”

    张伟看着铁如云想发消息,但又不敢发的样子,那是一阵摇头。

    “老铁,你要发消息就发啊,不要自我设限,也不要给对方找什么子虚乌有的借口。”

    他拍了拍铁如云的肩膀,开导道:“其实追女生没有那么复杂,第一次约会互相认识一下,然后平日里多发发消息,关怀一下。第二次约会看个电影牵个手都可以,那时候就是你表白的最佳机会。第三次约会女生只要肯出来,你就能直接上垒了,可以搞一点前奏,一起吃个饭,喝点酒,然后直接宾馆酒店走起啊!”

    “你可拉到吧,人家林组长能是一般女生?”铁如云将脑袋摇得和拨浪鼓一样。

    “其实我感觉,林组长反倒更好追!”

    张伟却微微一笑,对铁如云的说法表示不赞同。

    “怎么可能,人家林组长这么忙……”

    “就是因为工作忙才好追啊!”

    张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摇着头分析道:“人家林组长也三十多了吧,据说她也是单身,每天忙着重桉组的工作,要谈恋爱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老铁你可是有优势的啊,起码你们两个在工作上就有很多共同语言,你们接触的也都是刑事罪犯,你们之间肯定也不缺共同话题。”

    铁如云仔细想了想,张伟这小子说得,好像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

    “不对啊,要说共同话题的话,人家林组长队伍里头,男人不是更多?”

    “啧啧啧,老铁,你是不知道重桉组的规矩吧,人家自己人不找自己人的!”

    张伟摇了摇头,呵呵一笑。

    “咋回事?”铁如云眨了眨眼,眼神好奇。

    “很简单,行事调查科的工作,最忌讳职场恋爱,感情会影响你的基本判断力,所以同组甚至同部门之间,不会出现情侣搭档!”

    张伟摇着手指,笑道:“这也是为什么,我放心我家憨憨加入重桉组的原因。”

    “这样啊……”铁如云呢喃一句,陷入思考之中。

    “老铁,别犹豫啊,要发消息就发,人家女生忙就忙咯,但如果不忙的话,一定会回你消息的。”

    “那人家要是不回呢?”

    “不回就删咯,继续找下一个,人总不可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吧?”

    “啊,这……”听到张伟这渣男一般的发言,铁如云愕然。

    “老铁,你放心吧,林组长都同意加你V信了,肯定不会不回你消息的,不过你得找一点共同话题,这聊天的话头才能打开哦!”

    张伟继续指导着铁如云,后者尝试着打开V信,发送了一条消息过去。

    “那我就发个早上好,问候一下吧……”

    “也成,等林组长回复,然后你再见招拆招吧!”

    张伟点了点头,最后提醒道:“记住了,你的聊天目的,是约人家女生出来,可别天天发什么早上好,中午好的消息,人家看多了也会烦的!”

    “行吧……”

    铁如云无奈,但也只能点头,就好像一个受教的学生一样,态度谦卑。

    叮!

    突然间,V信聊天窗口,有消息回过来了。

    铁如云赶忙拿起手机一看,果然是林若男的回信。

    “武道大会,林组长也要参加?”

    张伟也看到了消息,并且看到林若男提到了武道大会,当即就意外了

    因为他记得,武协有几个保送正赛的名额,重桉组1组的正副组长雷虎和林若男,都拿到了这个名额。

    换言之他们不用去参加选拔赛,就可以直接进入正赛。

    而今天在市体育馆的比赛,其实是东方都的选拔赛,林若男理论上是不需要参加的。

    “张伟,我该怎么回复呢,这武道大会,咱们也不参加啊……”

    “什么咱们不参加,我肯定要去现场的啊!”

    张伟赶忙否决,你铁如云不参加,可我张伟是要去现场看我家憨憨的哇。

    “老铁,我来就是和你请假的,这武道大会,我得去现场支持我家憨憨,她是参赛选手哦!”

    张伟说着,凑到铁如云面前,“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耽误工作的,看完了我就会回来,你放心吧!”

    “你……”

    铁如云瞅了眼办公室外,“这才月初第一天,今天又是礼拜一,你这就要请假……”

    “老铁你误会了,我这不是请假,我今天可是打卡的哦。我来只是告诉你一声,我要去武道大会现场工作了,我得和我家憨憨沟通感情,不然她怎么能告诉我重桉组的最新动向呢?”

    张伟嘿嘿一笑,随后摆了摆手。

    “那老铁,我闪先!”

    “对了,等会如果新人们有问题,你得多照应一下,我是王牌律师,不负责带部门的新人!”

    临走前,张伟还不忘叮嘱一句。

    铁如云心里头一阵无语,但也拿张伟没有任何办法。

    自从刑事部成立,这小子就是爹,他们都是儿子!

    当儿子的,岂能违逆爹?

    所以张伟的所谓请假,他不同意都不行。

    张伟这边,知会了老铁后,就直接赶往东方都体育馆。

    乘坐地铁十多分钟,又步行了几分钟后,气派的体育馆近在眼前。

    市体育馆。

    今天格外的热闹,门外几乎是人山人海。

    来看热闹的市民,蹭热度的主播,一些新闻电视天的记者,全都汇聚在体育馆内外。

    里头,正在举办武道大会东方都选拔赛的开幕式。

    而参赛选手们,也都在后台的休息室内准备,活动热身。

    当然,也有一些选手选择绕着体育馆跑步热身,这也使得很多主播和记者都等在这里,一旦看见有参赛选手出现,就第一时间过去采访。

    张伟自然是不会去凑这种热闹的,他直奔后台休息室。

    要进入休息室,除非是工作人员,或者参赛选手。

    但当张伟来到专属通道内时,他直接向两个保安递出了名片。

    “金城律所,刑事部王牌,张伟律师?”

    一个保安拿着名片,一脸疑惑。

    “我是金城集团的人!”

    “哦,是赞助商的人啊,请请请。”

    听到张伟自报名号,保安连忙放行。

    这一点倒是没出乎张伟预料,因为这一次的武道大会,金城集团也是赞助商,换言之他们金城是对方的金主爸爸。

    保安的薪水之中,有一部分就来自金城,他们见了张伟,自然会客气许多。

    “话说选手们在哪?”

    “哦,选手们大部分都在休息室呢,开幕式之后他们才会上台比试,现在他们应该都在做热身准备吧。”

    “了解了!”

    得到了选手们的位置后,张伟直奔目的地。

    不过他也有些好奇,不知道今天会是那些倒霉蛋,来当夏千月的对手。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