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女人下部最清楚的照片,女主天生产乳文
女人下部最清楚的照片,女主天生产乳文

女人下部最清楚的照片,女主天生产乳文

红衣 未知 2022-05-14 11:01 千字

  城门口,秦沐凌收剑环视四周,远处一群正在观望的修士纷纷退走,无人敢继续过来挑衅。

    站在附近的几个原住民守卫冲这边扫了一眼,没有理会。只要不是在城里动手,它们就不会干涉,城门口毕竟还不属于城区内的范围。

    秦沐凌重新扛起兽皮口袋,步履轻盈地穿过城门,自这一刻起,自己算是暂时安全了。      

    原住民的所有城市和聚居区,都是严禁任何外来修士发生冲突的,这是自太古时起就不容违逆的铁律,敢闹事的家伙不仅会招来原住民中的大能注意,还会被这方天地所憎恶、甚至是驱逐,永远失去再次进入秘境的机会。

    太古之时,有某些宗门的老怪物不信邪,偏要在城里大开杀戒,还妄图奴役原住民为己所用,结果不仅被打成重伤修为尽废,连带所属势力的门人弟子都受到牵连,气运大跌、倒霉事情不断,没多久就因为各种意外死伤殆尽。

    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谁敢在雾幻秘境里玩火了。任凭你修为再高、资历再老,在这里都得老老实实地遵守规矩,不存在任何投机取巧的可能性。

    城池规模不算大,里面的原住民数量却不少,加上各处陆续汇聚来的修士,使得这里的人气相当高。

    略微回想一阵,秦沐凌在记忆中找到了与这座城池相关联的讯息,这座名为“青樨城”的地方,在云梦天宫的典籍资料中有着相关记录,周边区域的情况、某些特产资源的分布都有提及。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秦沐凌决定先把手头的资源处理掉,然后再考虑下一步计划。

    宽敞的街道,整块巨石雕琢而成的建筑,不知名的神兽雕像,偶尔可见健壮的驮兽拉着车驾缓缓经过。某些类人生灵正在路边和摊主讨价还价,装束打扮迥异于外界的武者,衣衫大胆清凉的少女,还有几头看起来软萌可爱、形似宠物猫的生灵在街头卖艺,歌喉娇莹婉转……看起来令秦沐凌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应该是远古神兽异种的血脉,又或者是某些曾经赫赫有名的强大族群的后裔?宗门的古籍秘卷里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因此秦沐凌也不觉得特别惊讶,据说很多在外界早已消失的智慧种族,在这里都可以寻到它们的踪迹,看来是确有其事了。

    秦沐凌一路走着,忽地觉得周围的光线暗了下来,抬首一看,发现是一株巨大的树人正从街道中间走过去,附近的生灵纷纷退避。

    那树人通体漆黑,枝繁叶茂,方圆数十丈的树冠上光芒流转、宝气弥漫,十几颗拳头大小、色泽如琥珀的美丽果实在枝叶间微微晃动着,荡漾出明亮的七彩霞辉。

    “这不是龙潭天朱果吗?能够续命千载的罕见圣药?”

    秦沐凌脸色微变,这树人可真是胆大,居然就敢带着这样多的重宝招摇过市?放在外界早被一拥而上大卸八块了,至不济也是被大神通者抓去圈养的结局。

    可惜这里面的绝大多数资源都没法带出去,更不用说是活着的生灵了,所以才没有人打它们的主意,毕竟收益与风险太过悬殊。以这头树人的实力,敢从它这里抢东西的修士还真不多见。

    拐过七八个弯,沿着某条小巷疾走一阵,终于看到了某家不起眼的店铺,秦沐凌没有迟疑,扛着兽皮口袋走进。

    “干什么的?”

    柜台后面,一个姿容颇为美丽的丰腴少妇站了起来,幽深的眼神微带警惕地看着进来的少年。

    她的模样看起来和正常人族并无区别,只在额间以及耳廓周围的区域有着细密的天生花纹,仿佛刺青一般。

    “熟人。”

    秦沐凌简短地说着,将兽皮口袋放下,默运灵力,指尖光芒流转,在空中划出一道玄奥神秘的光质符文,闪了一闪便消失不见。

    少妇目光微凝,仔细打量了他一番,口气缓和下来:“原来是云梦天宫的弟子,好像这些年以来,你们的人出现得越来越少了,是外面的道统发生什么变故了吗?”

    “一言难尽,”

    秦沐凌无奈地笑笑,打开兽皮口袋掏出几株灵药,放在柜台上:“不提这个了,这些东西是样品,您帮忙估个价吧,我需要一件空间纳镯,容量越大越好,此外还要几套像样的衣物防具,顺带换些晶贝。”

    少妇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柜台上的灵药,眼神登时就变了,抓起一株绛叶墨心兰放到眼前细看,接着又将剩下的灵药一一看过,声音低沉:

    “这些药材……一般的地方可不容易寻到,你这小家伙修为稀松平常,怎么会弄来这么多好东西的?”

    秦沐凌只是微笑,并不予解释。

    这种原住民都是云梦天宫以前多方经营筹划、好不容易才拉近关系,取得了它们的信任,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向它们寻求一定的帮助。

    至于需要付出的代价,当然不菲,它们是绝不会替人做白工的。

    按照惯例,秦沐凌带来的这些东西,有三成都得无偿归这原住民少妇所有,剩下的才可以当成交易品、换取自己需要的东西。

    但是直接找城里那些原住民的商铺交易的话,价格只会更黑,更多的时候根本不给你交易的机会,譬如那些初次进入秘境的散修,就是有了收获都难以顺利脱手。

    原住民群体对待所有的外来修士,始终都是秉持着既利用又防范的心态,如果不和它们处好关系,在秘境中很多事情都甭想办成。

    少妇呼出一口气,没有继续追问的意思,只是道:“你等一会吧,东西有点多,我需要时间才能处理完。”

    “可以。”

    秦沐凌点了点头,并不担心她会坑自己,只要满足了对方的胃口,基本的信用还是可以保证的。

    碍于某些古老的部族禁律,这些自称“天人”遗族的原住民,不被允许随意采集猎杀这方天地中的大多数灵药或异兽资源,但外来修士不在此禁令之列,因此就给了这种交易存在的土壤。

    秦沐凌并不理解这种所谓的禁律为什么会存在,当然他也不需要明白这么多,现在的自己修为尚低,还是老老实实地遵循规则的好,想寻根究底是以后的事情。

    少妇对着里屋唤了一声,轻快的脚步声响起,接着一位青丝如瀑的亮丽少女走了出来,雪白的兽皮裙装勾勒出跌宕起伏的饱满曲线,眉眼如月牙弯弯,青春活力的气息扑面而来。

    那少女看到秦沐凌的模样,眼神不由一亮,盯着他上下看个不停。

    少妇咳嗽一声,嘱咐道:“我出去办点事,你给这位小哥弄点吃的,等我回来。”

    “好的,阿姆。”

    少女声音欢快地答应着,看着母亲随手将那兽皮口袋收进空间纳镯里,柳腰轻摆走出门去。

    “诶?你……你叫什么名字呀?”

    看了眼前的少年一阵,少女娇颜微红,靠过来小声问着。

    “秦沐凌。”

    “哦,我叫灵曦,”

    少女笑意盈盈地说着:“你也是从外面来的吧?打算在这里待多久呢?最近外面来的人挺多的,城里比过去热闹了不少呢!”

    秦沐凌心里微动,问着:“如果没有外人进来,你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就是平常的样子啊!我听城里的族老们说过,少则十几年、多则数百年,你们的世界时空运行轨迹就会与我们的这方天地交汇一次,秘境入口开启,然后你们就可以进来了,等到交汇期结束,两个世界的运行轨迹错开,秘境入口关闭,你们就必须全部离开……”少女灵曦解释着。

    秦沐凌神色不变,心里却微微泛起了波澜:难道这雾幻秘境和太虚星空属于两个平行时空不成?以自己前世时的见识,似乎可以这样解释?当然在这个世界的生灵看来,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

    “那么。你们知道这方天地的来历吗?”

    “不太清楚,不过族老们都说我们是天人族遗民,这方天地原来就是天界的一部分,只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分开了。”

    灵曦歪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哎呀,阿姆交代过要给你拿些吃的,差点忘了,你等等啊。”

    说着转过身,一道风似地冲进了里屋。

    须臾之后,灵曦去而复返,手里端着一盘明红色的果实,放在了秦沐凌手边的桌子上,接着又取过来一只陶罐,倒了一杯水端给他。

    “尝尝吧,这果子很难得的呢,也是我们族人为数不多的、可以随意采摘享用的灵药资源。”她解释着。

    秦沐凌拿起一颗果实看看,清香怡人,果皮下隐隐有光晕流动,显然不是凡品。他轻轻咬了一口,晶莹的果肉蕴含丰富的灵气,入口即化,浑身毛孔都在冒凉气,说不出地舒坦惬意。

    至于是不有有毒什么的,秦沐凌从不担心,这世间恐怕还没有先天鸿蒙灵种化解不了的毒,他以前就偷偷做过类似的实验,自从那片青莲虚影衍生出来后,哪怕是能够对付羽化登仙境强者的毒药,对祂都没有任何影响。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灵曦笑问着,清亮的大眼睛,鸦羽般的睫毛忽闪忽闪,肌肤粉光若腻,额间的花纹看上去有一种别致的吸引力。

    秦沐凌点了点头:“确实美味,那个……灵曦姑娘,我能请教些问题吗?”

    灵曦闻言又红了脸,明亮的眸光盯着他,态度有些纠结:“阿姆说过,不能和你们这些外来修士走得太近,所以除了普通的生意往来,我们是不能向你们透露任何事情的。”

    眼前这少年的模样确实生得太好看了些,灵曦从小到大,还真不曾见过如此出色的男子,无论族里的青年俊彦还是外来的那些修士,都没有能与这位相提并论的。

    只是族规森严,就算她对秦沐凌有几分好感,遇上这种原则性问题也没辙,一旦越界,她自己和家人只怕都得面临极其严厉的惩罚。

    “好吧,不让你为难。”

    秦沐凌叹了口气,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建立起来的,何况这等于是两个不同的族群之间。

    灵曦略有些不好意思,想了想返回里屋,须臾之后拿了一块小巧精致的骨质符石出来,递给秦沐凌说着:

    “这是族里的大巫祭赏给我的一件宝物,在野外遇到难以应对的危险时,只要激发就可以瞬间返回城里,姐姐我拿着也用不上,不如就送给你吧。”

    秦沐凌本想推辞,转念一想还是收了起来:“那就多谢灵曦姐姐了,你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吗?只要是我能够办到的,绝不推脱。”

    灵曦扑哧一笑:“你现在的修为连姐姐我都比不过,拿什么帮我?至少也得等你将来度过心魔大劫之后再说吧!”

    秦沐凌诧异地审视她一瞬:“我知道你们部族的力量修炼之道与我们是不同的,不过……我还真看不出姐姐你现在的实力,能否透露一二?”

    灵曦点点头,纤手冲他遥遥一点,口中轻声念了一句古怪的符语。

    光影闪烁间,秦沐凌身形一僵,骇然发现自己下半身已然完全石化,而他甚至都没弄明白对方是如何做到的。

    识海中的青莲虚影微微亮了起来,一股神秘伟力就要涌出,却又被秦沐凌生生阻止,他不想暴露自己的底牌,这又不是生死相搏。

    “想不到吧?”

    看着眼前的美少年惊讶的神态,灵曦略感得意地笑笑,挥手替他解除了石化状态。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