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让我尝尝你的这里是不是很甜/闺蜜把手指伸我进下面扣
让我尝尝你的这里是不是很甜/闺蜜把手指伸我进下面扣

让我尝尝你的这里是不是很甜/闺蜜把手指伸我进下面扣

红衣 未知 2022-08-11 08:30 千字

伴随着圣昙上师的一声低吟,其身后浩瀚的佛经海洋骤然间翻卷而出。

    裹挟着一道道璀璨耀眼的佛光。

    好似可以席卷天地间的一切生灵。      

    更好似有佛陀吟唱之声,在四面八方同时响起。

    使得圣昙上师这一招更显不凡。

    “这是上古佛界的顶尖神通!”

    道济和尚大为震惊。

    慧空也是满脸凝重之色,他们两个本身的实力,是绝对挡不住圣昙上师这一招的。

    唯有信任这金色大钟。

    将一切都交给金色大钟来解决!

    佛经海洋浩荡而来的瞬间,金色大钟也是发出了阵阵嗡鸣。

    

    光芒更为凝炼。

    轰轰轰轰!!!

    佛经海洋不断冲击着金钟光幕。

    两股极致的力量此刻交汇碰撞。

    迸发出惊人的波动。

    使得四周的僧人们皆是面露震撼之色。

    “先天灵宝之威!果然非同凡响!”

    “圣昙上师这一招梵海神击,也是威力惊人!”

    “幸好那僧人无法使用使用先天灵宝,否则即便是圣昙上师,也难以匹敌先天灵宝的威力。”

    圣昙上师目光凝实,越看越是心惊。

    自己这一招威力虽强,可即便如此,似乎也难以打破那金钟的光芒。

    果然!

    直到梵海神击力量耗尽的那一刻,金钟光华依旧不曾减弱多少。

    至于被光华笼罩的慧空与道济和尚,自然也是毫发无损。

    屁事没有!

    道济和尚与慧空都是松了口气。

    还好!

    这件宝物着实是靠谱啊。

    “阿弥陀佛,圣子让大毛前辈送来的宝物,当真是可靠!”

    慧空双手合十,言语之间满是对叶青云的感激。

    “这宝物是圣子送来的?”

    一旁的道济和尚闻言有些吃惊。

    “嗯!这就是圣子的手笔!”

    慧空点头说道。

    “看来圣子应该也知道这里的情况,所以才会相隔中原送来这等宝物!”

    道济和尚欢喜不已。

    “如此,我等就更加不能辜负圣子的心意了!”

    慧空目光坚定,看向了那一脸阴沉的圣昙上师。

    “上师身为佛门前辈高人,却如此行径,当真是令贫僧大失所望!”

    “难道偌大的一际云川,就没有一个真正的佛者吗?”

    此时的慧空,也不再顾忌什么给一际云川留颜面了。

    见识到了这些一际云川僧人的真面目,慧空心里头可谓是相当的失望。

    更有一股怒火,酝酿在胸膛之中,此刻已经是压不住了。

    “佛友何出此言?老衲不过是想让佛宝归于原主罢了,并非是要抢夺。”

    圣昙上师故作诧异的说道。

    “上师何必再惺惺作态?”

    慧空根本不吃这一套。

    “唉,当年的上古佛界是这样,如今的一际云川也是这样,佛之一字,尔等当真是将其玷污了啊!”

    道济和尚也是失望无比。

    他本就是上古佛界的僧人,当年本来可以留在一际云川之中修炼。

    可道济和尚还是存了真正的佛心,不愿与这些所谓的僧人为伍。

    所以才离开了舍弃了灵隐一脉的僧人身份,未曾进入一际云川,反而是在西境沙漠之中游荡。

    成为了一个西境佛门僧人眼中的“疯和尚”。

    但道济一直都对一际云川抱有期望。

    他觉得,一际云川内的僧人们会反省当年的行为,重新找回他们的佛心。

    可现在看来。

    终究还是想多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这些当年躲入一际云川的僧人,以前是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

    甚至有些变本加厉了。

    不在意外界的大难即将来临,反而是对宝物升起了贪念。

    太可笑了!

    圣昙上师的脸上终于是有些挂不住了。

    眼神变得阴郁起来。

    那头生独角的黑蛇也是对着慧空和道济和尚张开了血盆大口,龇牙咧嘴,凶相毕露。

    慧空视若无睹,并且深吸了一口气。

    随即放声长啸。

    “一际云川,乃佛门之耻!!!”

    吼声如雷,霎时间便是朝着四面八方而去。

    这是慧空运转了全部修为吼出来的声音。

    哪怕是相隔数万里之遥,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慧空是故意这么做的。

    为的就是激怒一际云川内的僧人们。

    他不相信,偌大的一际云川,难道真的没有心怀苍生的僧人。

    若真一个都没有的话,那慧空也不会再在此地停留。

    “何人胆敢出言羞辱一际云川?”

    伴随着一道厉喝之声。

    远处又有一道道佛光涌现出来。

    并且每一道佛光中所蕴含的气息,都不弱于圣昙上师。

    一共六道光芒!

    代表着一际云川中其他六位佛门圣人。

    再加上圣昙上师。

    一际云川共有七位佛门圣人!

    此刻尽数现身!

    每一位,皆是姿态不同。

    甚至还有女子。

    但无一例外,皆是有着浓郁浑厚的圣人气息。

    光是现身于此,就引得天地之力大乱。

    “佛门八脉,其中七位圣僧现身了,还有一脉为何不曾出现?”

    道济和尚看着包括圣昙上师在内的七位佛门圣人,不禁有些诧异。

    “若我猜得不错,应该还差西煌一脉的圣僧。”

    慧空却是很平静的说道。

    道济和尚一怔,随即也反应过来了。

    是啊!

    从一开始到现在。

    佛门八脉的僧人都有过现身。

    唯有西煌一脉的僧人,从始至终一个都未曾见到。

    “难道”

    道济和尚抬头看了一眼凌空盘旋的金色大钟,心里已经猜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结果。

    这金色大钟应该就是西煌一脉的宝物!

    但西煌一脉遗失了此宝,又如何能够在一际云川立足?

    要知道佛门八脉,每一脉都掌握了一件先天灵宝。

    而失去先天灵宝的西煌一脉,自然无法与其他七脉相提并论。

    逐渐被压制,然后被分化瓦解。

    最终佛门八脉变成了如今的七脉!

    要真是如此的话,那西煌一脉消失的那段岁月,只怕是相当的血腥残酷啊。

    慧空忽然间对这一际云川极为的厌恶。

    眼前那一个个宝相庄严、气象万千的僧人,在慧空眼中简直就是比妖魔还要妖魔。

    脚下这片祥和宁静之地,也似乎蕴藏着血腥与肮脏。

    “前辈,我们走吧。”

    慧空淡淡说道。

    “啊?”

    道济和尚有些错愕。

    “我等就不该来此地,妖异魔界的事情,我们另想他法吧。”

    慧空叹息说道。

    道济和尚也沉默了。

    “好,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两人正要转身离去。

    “且慢!”

    一个身披白色袈裟,面目清秀的青年僧人越众而出。

    “你等是为了妖异魔界的事情而来?”

    慧空和道济和尚脚步一顿。

    “不错!”

    慧空回头看去。

    那青年僧人微微蹙眉:“妖异魔界的事情,一际云川可以出手。”

    听到他的话,其他几脉的佛门圣人皆是有些不解。

    但也没有说话。

    “当真?”

    慧空和道济和尚也是倍感意外。

    “出家人不打诳语!”

    青年僧人轻描淡写的说道。

    “不过,有一个条件!”

    “一际云川可以出手,但你手上这件先天灵宝,要归还一际云川!”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