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回娘家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 黄瓜自慰流水出白浆AV
回娘家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 黄瓜自慰流水出白浆AV

回娘家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 黄瓜自慰流水出白浆AV

红衣 未知 2022-09-23 08:39 千字

早上亚德学校前,停下一架的士。

    只见是穿着一身西装的李仁杰从车上下来,手里提着个公事包,像个标准的普通上班族。

    他看了手表时间,时间七点半,穿着校服背着书包的女学生嬉戏打闹,成群结队走进学校。      

    的士司机看着计价表,伸手拍了拍车门提醒说,“先生,唔该二十五个半,这里不准泊车的。”

    李仁杰听到司机的提醒,转过身开始在身上掏出钱包,“不好意思,我马上给你付钱。”

    他把钱拿出来数了一遍,发现不够,于是商量着说:“司机大老,我全部只有二十五,不如.....”

    的士司机上下打量他,“不会吧,看你斯斯文文,似模似样,不会连五毫纸都要差我吧。”

    他自鼻子里哼出来,“你没钱就别学人家打的士,不如老老实实坐巴士省下二十几块呢。”

    李仁杰连忙笑着解释说:“我不是没钱,只是今天出门太急,忘记去银行取钱了。”

    的士司机可不会那么容易信他,“今天开工的第一单生意,你就想我白白受损,恐怕不妥吧。”

    李仁杰单手扶着车顶,俯下身和他说话:“大家总算有过同车之情,打个九折都不过分吧。”

    的士司机可不吃这一套,“现在是金钱社会,讲感情都要畀钱的呀,大老!”

    有几个路过的学生听到两人之间的对话,都不由投来异样的目光,有着鄙视的意味。

    在她们看看来,两个大男人就为了五毫纸,公然在大街上地讨价还价,真是让人笑话。

    尤其是这个看起来还斯文的男人,没想到缩骨寒酸,身上连五毫纸都拿不出来,更丢脸死了。

    “我有一块钱,先借给你用吧。”

    就在两人为了五毫纸在展开谈判对话的时候,忽然一侧有人插话进来,打断了紧张气氛。

    李仁杰转过身来,看见一个穿着一身白色校服的女孩子,亭亭玉立,俏生生地站在面前。

    那件校服白得透明,窄窄的肩膀,乌黑的齐肩短发,随意披洒垂落在肩上,显得青春娇俏。

    她那一张不施脂粉的白皙俏脸,有着温暖的笑容,给人一种天真热情、又非常有礼貌的印象。

    多么明媚的一个少女!

    那女同学并没有避开李仁杰的注视,脸带浅笑,似乎已经习惯别人那的目光。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长得很漂亮,因此面对陌生人的异样的目光,也能大大方方,平静自若。

    李仁杰收回目光,毫不客气伸手拿过来,“同学,这一块钱算是我先借你的,必定双倍奉还。”

    他转身把钱递过去,扬眉吐气地看着司机,“呐,这里一共二十六块,麻烦你找我五毫纸。”

    这下轮到的士司机不依不饶起来,“看你人模人样,五毫纸还要斤斤计较,真是算死草。”

    李仁杰脸上露出微笑,理直气壮地反驳说道,“刚才是你说不要讲感情,要跟我讲利益。”

    他继续据理力争,“何况五毫纸不是钱吗,可以买一份报纸,再加五毫纸又可以买一樽汽水。”

    的士司机面对这个如此难缠啰嗦的,赶紧打住,“我都没见像你这样孤寒的人,算我怕你。”

    他在钱柜里找了一个硬币递过去,“呐,这是找给你的五毫纸,大家就此别过,两不相欠。”

    李仁杰依然固执地说道:“你此言差矣,这不是叫孤寒,这是在就事论事,所谓亲兄弟......”

    的士司机那肯继续听他念经,轻轻一脚油门,临走前还不忘嘲弄道:“没钱就不要学人搭的士,我睇死你一世都不会发达。”

    李仁杰根本不与他一般见识,转过头对那女学生问:“这位同学你哪个班的,今次真是多得你仗义疏财。”

    关家琳头微微仰起,带一个娇俏明媚的微笑,“我是5c班的关家琳,不过这钱要还给我的。”

    她觉得这个老师虽然身材高大,但这一身古板职业打扮,带着老土眼镜,书呆气意味浓郁。

    李仁杰自我介绍说:“我是吴彦祖,是这间学校新来的代课老师,今日是第一日来上堂。”

    关家琳大眼睛眨了眨,“嘻嘻,我刚才看你那说话的语气,就猜到你是学校的先生了。”

    那对灵活晶莹的黑眼睛,似乎还藏有一点不明所以的慧黠,不知道是要做什么打算。

    李仁杰故作几分清高的样子,“是吗,我还以为一言一语、一举一动,已经将我教书育人的气质,淋漓至尽表现出来了呢。”

    关家琳掩嘴偷偷笑了

    她觉得这个教书先生,穿着这套老土西装,性格有些古怪,说话倒是十分有趣。

    但这一切都不重要,只要他......

    两人往学校里面边走边聊的时候,迎面有几个穿着校服的男孩子,堵住他们的去路。

    其中孙耀华眼睛直直看着过来,“家琳,今天放学有没有空,请你去尖沙咀看电影,”

    他约莫十七八的年纪,长相英伟,朝气十足,说话的时候彬彬有礼,给人的感觉非常热诚。

    关家琳泛起微笑,婉拒说:“不好意思,我放学回家还要补习功课,不如我们下次再约吧。”

    孙耀华不禁气馁,“每次约你都没空,下次下次,怕是等到毕业,你都未肯答应陪我看电影。”

    他旁边的死党张柏全帮腔说,“就系啰,华哥等了一早上,关同学给个面子,答应去一次嘛。”

    关家琳脸上依然微笑,“真的不行呀,如果我无缘无故迟回家,我会被爸爸骂一顿的。”

    她是一个懂事有涵养的女孩子,即使对方死缠烂打,脸上并没有不耐烦,亦没有恶语相向。

    张柏全顿时不爽起来,“关同学,刚才见和他有说有笑的,怎么对华哥就爱理不理呢。”

    他轻轻瞥了一眼李仁杰,直接阴阳怪气起来:“他这副尊容,由头落脚,一点taste都没,和华哥差得简直一个天与地。”

    李仁杰见有人无缘无故当面踩他,主动站出来,“喂,这位同学,请你讲话放尊重些好吗。”

    张柏全顿时恼怒起来,“喂什么喂,你是哪位,我和家琳同学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

    李仁杰拿出教训人的气势,“我是这间学校的先生,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间学校来的。”

    虽然这几个年轻人看起来都十分高大,孔武有力,而且看起来好像是体育生一般的身材。

    但是在身材更加健硕的李仁杰面前,根本毫无优势,还要矮上几分,气势一下子就弱了不少。

    张柏全被激得羞恼成怒,“我是哪间学校,叫什么名字,关x你事呀,我凭什么告诉你。”

    他毫不客气伸手指着鼻子说:“教书先生而已,你以为你是黒社会大老呀,还想盘我底。”

    李仁杰冷笑地盯着他,指责说:“我现在是在警告你们,你们不要继续骚扰我学校的女同学。”

    他身体再度趋前逼近,“像你们这么没礼貌的学生,我会考虑亲自上门拜访请教,问下你们训导主任是怎么教学生。”

    张柏全被他高大的身形逼近,下意识的退后两步,一下子就被对方的气势给压住了。

    他心里已经露怯,但仍然色厉内荏地说:“哼,你要告状是吧,随时欢迎,我未惊过。”

    

    但是他身后的几人脸色有些犹豫,尤其听李仁杰的语气不似作假,心中不由打起退堂鼓。

    他们私下来女校撩女仔,并不什么大不了事情,但是被人踩上门告状吗,传出去就笑掉大牙。

    孙耀华见一侧的关家琳开始冷着脸,只好主动息事宁人,“阿全,算了,我们走。”

    他们在别人的地盘上还是收敛几分,再闹事下去吃亏肯定是他们,何必给自己找麻烦。

    何况在大庭广众下,公然和学校先生作对,不单止是有失风度,更是打上坏学生标签。

    孙耀华临走前,还表现痴情不减,“家琳,我是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我一定还会再来的。”

    关家琳只是轻轻看他一眼,并没有什么表示。

    半响,几人便作鸟兽散。

    李仁杰义正言辞批判一番,“现在的这些年青人,一点都不懂尊师重道,简直不知所谓。”

    关家琳脸上恢复了笑容,“吴sir,刚才你那英勇威严的样子,真是好有型,好有正义感。”

    李仁杰脸上露出几分自许,洋洋地说,“那当然,对付这种学生,一定不能在心慈手软。”

    关家琳有些恼气摇摇头“他们是隔壁的那间和尚学校的学生,经常来我们学校追女仔的。”

    她又解释说:“他们的人品倒是不坏,就是有些烦人,整天来学校门口守着,当自己是情圣。”

    亚德女校的隔壁是圣偌望学校,只有一条马路之隔,平时如同楚河汉界,井水不犯河水。

    但是青少年正是荷尔蒙萌发的时候,这种物理的阻隔,并不能阻碍他们翻山越岭的欲念。

    李仁杰拍着胸口说:“家琳同学你放心,下次遇到这种狂蜂浪蝶,阿sir都会义不容辞、挺身而出帮你赶走他们的。”

    关家琳脑子并不笨,知道自己找他来做挡箭牌的心思已经败露了,这老师并不如她想那么呆。

    她那双带着慧黠的大眼睛眨了眨,甜甜乖巧地说:“阿sir你真是好人!”

    李仁杰点头笑了笑,“好了,你的课室在那边,我的教务处在那边,下次再见啦!”

    两人在楼梯的转角分道扬镳,李仁杰说完头也不回,朝着大楼教务处走去。

    关家琳却留在原地,看向他离去的背影,心里有一丝奇妙感在心头萦绕,一直挥之不去。

    她忽然对这个老师产生好奇,他相貌普通,衣着老土,但自有一股卓尔不凡的男子气质。

    还有,自己好像忘问他教哪个班。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