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ass芬兰丰满妇女pics(名器尤物美妇)最新章节列表
ass芬兰丰满妇女pics(名器尤物美妇)最新章节列表

ass芬兰丰满妇女pics(名器尤物美妇)最新章节列表

红衣 未知 2022-09-23 09:30 千字

换个角度抬眼望去,道路两旁尽是饭店和旅馆,霓虹灯广告牌大字在寒冷的夜空中闪烁着。

    从饱受恶劣对待的出租车下了车,尤林对于置身在这种情境中,已下定决心不退缩了。袁紫刚才那句话“我们快快乐乐地要去办事”似乎让他心花怒放,这次变成他主动凑近袁紫的身旁握住她的手。“我们要去哪一家啊?”      

    那些建筑物有饭店式的,也有旅馆式的。

    “我也不知道,总之,我们边走边

    找合适的旅馆吧。”

    他们沿着上坡路走着。由于他们为了避免被汽车的车灯照到而走在路旁,刚好可以让他们在饭店或旅馆的门口仔细选择。

    “你没问题吧?”

    “什么没问题?”

    “回店里不会太晚吗?”尤林再次问道。

    尤林这样问,并不是担心袁紫赶不上时间,而是反映出他最后的犹豫。袁紫卷起袖口借着灯光看手表。

    “九点以前到店里就行。待会儿若坐出租车,又没遇上塞车,三十分钟就可赶到店里。店里的小姐不会觉得奇怪的。”

    “这么说,九点钟以前是你们这些酒吧老板偷情的时间?”尤林笑着说。

    “也算是吧。”

    尤林用力搂着袁紫向前走去。

    他们走进一家不起眼的旅馆。一个上了年纪的女服务员前来带着他们步上弯曲而狭窄的铺着红地毯的楼梯。

    这间屋子约有十五平米大,里面摆着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和一张双人床。

    服务员离开后,尤林看着房间嘀咕:“这房间好简陋啊。”

    “这种地方也不错嘛!我们好像是一起私奔躲在乡下的旅馆呢。”

    袁紫笑着说道。

    “私奔啊……”

    “您不觉得很有怀旧的浪漫气氛吗?”

    “噢,你居然这么浪漫啊?你是这样打算才带我来这样的小旅馆吗?前面还有更多设备豪华的饭店或旅馆嘛。”

    “那种地方才危险呢!一个不小心很可能碰到认识的人。说不定商业街的酒吧小姐正来这里办事呢。这家旅馆设备简陋,很少人会上门来,所以才叫人安心呢。

    院长,您若在这种地方凑巧碰上以前的患者会怎样呢?您的患者大都是有钱人家的太太或千金小姐,要不就是在高级酒吧上班的多金小姐吧?”

    “嗯……没有比这地方更安全的了,我们就在这里将就一下。反正又不是待很久。”

    尤林冷不防伸手搂住袁紫的脖颈,整个身躯压了上去,做出亲吻的动作。

    “等一下!”袁紫用手堵住他的嘴巴。“为什么?”

    “服务员就快来了。我让她送饮料来。”

    “……”

    “您不要那么猴急嘛。都已经到这里来了,待会儿再好好温存嘛。”

    “办事之前,先亲一下有什么关系呢。”

    尤林的脸孔又凑过来了。

    “女服务员来了啊!”

    没错,女服务员果真站在门外喊“饮料来了。”

    年老的女服务员把饮料放在桌上,又介绍了一下。

    袁紫和她聊了几句。

    尤林侧耳倾听女服务员脚步声离去后,对袁紫说道:“你为什么跟那个女服务员闲扯呢,这样岂不是浪费时间吗?”

    “她那么热心,我也不好意思泼冷水嘛。”袁紫双手捧着饮料啜饮着。

    “你不是要在九点以前赶回店里吗?现在已经七点半了。”

    “还真是没什么时间呢。”

    “所以,赶快脱衣服!”

    尤林准备要脱掉上衣。

    袁紫只是站在一旁看着。“男人总是习惯跟朋友炫耀自己搞了哪个女人,又喜欢在众人面前公开自己的风流艳史,这样的人最讨厌了。”

    “相信我,我绝不会说出去。”

    “就是啊。万一被向波知道就不妙了。她原本就对我很反感,要是知道这件事,肯定想狠狠揍我一顿呢。”筆趣庫

    “你放心。这种事只有我们两人知道。”尤林直看着袁紫的脸庞,两眼生辉靠了过来。

    “啊,浴盆热水溢出来了,我得赶快去关掉才行。”袁紫拨开尤林的手离开了。

    尤林打开卫生间的门时,只见袁紫在热气氤氲中关掉浴盆水龙头的背影。

    尤林作势要拥抱从浴室出来的袁紫,两人急促走到床前。在昏黄的台灯下,尤林呼吸急促,把袁紫按在棉被上。袁紫往后跌坐下来,但马上用双手压住自己的膝前。

    “等一下!”

    “为什么?”

    尤林按住袁紫的肩膀,准备解开她的衣服。

    “您不要那么猴急!慢慢来嘛。”

    尤林全不理会袁紫的推拒,还是强行要解开她的衣服。

    “在办事之前,我有件事想跟您说。”袁紫突然冷漠地说道。

    “什么事?”

    “我们在咖啡馆喝咖啡的时候,我不是跟您提过吗?”

    尤林放下手来了。

    “是要我给你提供建议的事吗?”

    “没错。”袁紫用力地点着头,“我想先跟您谈这件事。”

    “这件事要谈很久吗?”他试探性地问道。

    “不,很快。”

    “你不是在九点以前要赶回店里吗?”

    “是啊。”

    “时间已经不够了,你今晚就不要去了吧?”尤林再次试探袁紫的意思。

    “嗯。看情况不去也行。”

    “真的?”刚才有点沮丧的尤林又振奋起精神来了。

    “不过,要看结果而定。”

    “看结果而定?”

    “院长……”袁紫正视着尤脸庞,“我想跟您借钱。”

    尤林露出惊讶的表情。他板着脸缓缓地问道:“你要借多少钱?”

    “我很难启口。老实说,向波气派豪华的酒吧就压在楼上,我的店正面临生死关头啊。照这样下去,这店恐怕要关门了,所以我非常苦恼!我的店规模虽小,但毕竟是我的心血,要是这样倒闭,之后我就得流落街头了。“

    “不会吧。”

    “不,我是说真的。所以,我想趁现在好好把店里装潢一下呢。”袁紫带着微笑说道。

    “照你这样说,好像是因为向波开了新酒吧,我不得不赔偿你似的。”

    “院长,您是向波的幕后靠山

    吧?”

    尤林脸上的微笑消失了,转而面带困窘。“我认为你不应该把责任全算在我身上……你是为了这件事专程找我来这种地方的吗?”

    “这种丢脸的事总不能在咖啡厅或饭店大厅说吧。这里环境幽静,又不怕别人偷听。”袁紫说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意。

    “嗯。那么,我就听听供作参考。你要跟我借多少钱?”

    “那我就直接说了?”

    “说吧。”

    “一千万元。”袁紫说得非常清楚,没有半点含混。

    “一千万元?”尤林睁大眼睛直盯着袁紫。

    袁紫不堪尤林瞪视似的低下头。

    他在袁紫的头顶上空哈哈大笑起来。“你很会开玩笑嘛。一开口就要一千万元。”说完,还故意拖长笑声。

    “我可不是跟您开玩笑呢。我现在刚好就需要一千万元。我要好好装修一下,要不次于向波的酒吧。”袁紫抬着头说道。。

    “即使你片面说需要这么多钱,但我可没有出钱的义务,况且我若没钱终究是白搭。”

    “您绝对有能力拿出这些钱。”

    “噢,我看起来像很有钱的人吗?”

    “院长,您当然是有钱人。”袁紫突然抬起头来,凝视着院长,“院长,您的秘密账户里有一亿一千万元。这些钱是您六年来分别寄放在二十几个银行分行。”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